这一仗打得真漂亮

——记纽约磐石教会揭露具有中国特色的圣经展

 

2011年的9月初, 我们纽约磐石教会“意外的”获悉三自与基协(即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与中国基督教协会;三自与基协简称为“两会”)于928日至1119日又要在美国的四个城市举办中国特色的“圣经事工展”了;据说是要“加强中美基督教和教徒们的相互了解”。基协会长高峰说,“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对我们中国的宗教情况,包括基督教,有很多成见和误解,有很多负面的报道和宣传。我们这次这个圣经事工展,就是用实物向他们介绍,叫他们了解中国教会真正的、比较客观情况。”什么是他们的客观情况呢?就是用各种七拼八凑的“实物”来混淆和掩盖无神论基督教的本质,以达到迷惑世人的目的。这无神论的基督教,就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督教;也就是一面在整个三自体系的严格控制下曲解圣经、误导愚弄信徒,一面无情地迫害真教会和真信徒的“基督教”。在三自领袖及其部分信徒们爱国爱党,积极地检举揭发之下,全国各地不断地有忠心的仆人被逮捕,受到酷刑与虐待,致死致残、家破人亡的无计其数。而无数年轻的姊妹除了受酷刑,侮辱;还要被警察,宗教干部及相关(管)人员们的强暴轮奸,受尽凌辱,却无处伸冤。这才是在邪恶权势下的中华大地普遍存在的“客观情况”。尽管这些执政掌权的及其追随者们压根就不信“申冤在我,我必报应”的话。然而,人的不信就能废掉 神的公义,逃脱永远的审判吗?(希伯来书1030-31

 

对党和国家的高级宗教干部高峰们来说,这些普遍存在的“客观情况”纯属内政,属于国家机密;是要高度保密的,绝不能让美国人知道。谁揭露谁就是造谣,就是居心叵测,不怀好意,甚至是叛国投敌。我们爱国教会决不答应!不承认,永远也不!就像不承认“六四”在天安门杀人一样。那是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不应该沾染恐怖主义、国家流氓的形象。所以中国没有宗教迫害,而且目前中国的宗教是有史以来最自由的黄金时代。在这种“没有迫害”的原则之下,两会的前领导人、公开的地下党员丁光训曾殷勤地向他的主、党中央献计说“硬要用行政手段去处理群众的信仰问题和人际的关系,……结果決不是家庭教会的消失,必然使它们转入地下,燃起狂热的信仰和传教活动。”因此要依靠信教群众及两会的教牧人员(就是政治上绝对可靠,战斗在宗教战线的秘密党员们)来参与和领导地下教会,通过主內的“密切接触联系”,调查清楚后再分化瓦解,各个击破,使其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为上策。至于海外的华人教会及宗教组织,包括那些愿意接受我们善意支持的外国人的组织,要成为我们统战工作的桥梁和基地。所以要出钱出力,大力扶持,不能有丝毫的吝啬;国家有的是钱,缺少的是出头露面的人。因为在国外,在世界各地,很多事情是我们不宜直接露面的,必须有中间人,由第三者出面才说得过去。你能以党和国家的名义,以宗教局或三自两会的名义命令海外基督徒去参加“圣经展”;去迷惑那些老外吗?不能嘛,所以,要让他们自己的人去迷惑他们。这就必须要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影响的代理人。

 

在这种统战政策的背景之下,纽约神学教育中心的负责人丘放河“牧师”,便不失时机地当上了两会在北美的一个主要代理人。他早早地就为展览敲锣打鼓,积极组织纽约及附近的教牧同工信徒们去华盛顿参观(捧场)。照丘“牧师”的话说,“在一九九六年开始,笔(我)机会一年四次回到自己的祖国认识中国教会发展,並见证著全和中国教会经历著天翻覆地的改变过程,其若非眼所实难以理解和接受。些,都是值得令人惊讶感恩的。”一年四次,十五年,已经六十次了;按较低的标准,一次差旅费三千五美元计算也有二十一万了。这确实“令人惊讶”!看来你的神的供应真的很丰富,确实应该“感恩”哪!至于国教会天翻地覆的改变的话,的确是真的。纯真的基督的信仰已经被他们成功地改成了无神论的基督教了!在那一贫如洗的年代,还有王明道、王颂灵、袁相枕、倪柝声等一大批传道人坚守真道,愿意为受苦坐牢。如今的社会是利益至上,金钱第一;除了为房子车子,吃的喝的操劳,有几个传道人在为的真道打仗呢?这确实是个“天翻地覆的改变”!

 

令我们和邱“牧师”都感到意外的是,其群发的电子邮件也到了我们纽约磐石教会的一个邮箱。真奇妙!感谢无所不能的!我们就这样得到了无神论【因为它要强调自己就是这世界的“神”;所以就没有 神。(路加福音46;哥林多后书44)】这个本该对敌人保密的“圣工”信息。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国家,在这个一向捍卫宗教自由的美国,那个残酷迫害他们“主内弟兄”的魔鬼居然已经没有了敌人——就是认魔鬼为仇敌的人(彼得前书57-9节),都已经被它用利益所制伏了;所以没有公开不同声音了,那会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彼得后书219;提摩太后书31-2)那么,在其他的地区或国家,还有可能出现对这世界的神,对强大的恶势力公开说不的声音吗?(启示录137-916-17182-41911-13

 

这个恶势力把我们海外基督徒陷在回国探亲祭祖,生意买卖等切身利益的网罗里。而我们的却坚固我们的信心,圣灵不断地感动激励我们!要我们为真道竭力的争辩!(犹大书3)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摩太前书612)我们便藉着电子邮件给有关人员和教会领袖们发了一些 神的信息,(约翰一书316;帖撒罗尼迦前书59-1019)指出两会的邪恶本质——是披着羊皮的残暴恶狼;并恳求他们在决定举办展览前来到 神的面前诚实地祷告,思想一下自己是否愿意与这样一个无神论的假教会同工:

1. 因为这个教会的领袖们说:“道成肉身,童貞女生耶穌,復活,三位一體,末日審判,耶穌再來,等等,這些都是荒誕離奇,不可理解的信仰……我對於這些信仰無論怎樣勉強自己,始終不能接受。原先吸引了我,使我相信基督教的,是‘登山寶訓’,耶穌平易淺近,而沒有神秘色彩的教訓,至於其他的這些東西,我不感覺對他們的需要;我認為不信他們,對於我的宗教信仰,並無影響。”[1]“努力使我們的每一個宗教發生變革,使宗教觀念適應社會主義社會,這裏包括清除不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東西……促進宗教觀念本身的變革,使我們的變化不僅僅停留在政治發言和表態上,而表現在淡化宗教中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東西,同時強化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東西。我們各教都可以探討,那些不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東西,有的立即排除,有的逐步排除” [2]

2. 因为整个两会体系的领袖们均由腐败透顶的无神论的党和政府所任命,他们从无神论政府领赏给他们的薪水;因此绝对服从党的命令与指挥,党指到哪他们就打到哪,这是党章的基本原则。所以他们必须按照无神论党的意思来歪曲圣经真理,把圣经真理变成在无神论的恐怖政策下如何求生存的“真”理;他们只讲那些按无神论的需要严格审查过的道,就是专门用来误导和控制千百万信徒的道。他们为了表现自己坚决信靠无神论掌权者的立场,便主动配合政府严厉打击一切真教会和基督徒的任务,且用圣经展之类的“圣工”来迷惑天下。【遗憾的是有许多人,特别是那些精明的、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宗教领袖不仅愿意,甚至喜欢被他们“迷惑”。其实,除了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名利金钱交易,还有什么能“迷惑”住他们呢?金钱名利,真是害死人哪!(启示录129183-4;马太福音275-6)】

最后告诫他们:“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迷惑人,敵基督的。”所以,像這樣的人,“不要接他到家裏,也不要問他的安;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分。” 约翰二书 7-11为了我们的耶稣不再被人羞辱践踏,为了你们自己的缘故,也为了不让那些受蛊惑来参观展览者被进一步迷惑,请不要在这些迷惑人的恶行上有份。

 

信件和See Through The Three-Self Church (《识透“三自”教会》[3])一文发给了三家举办展览的教会的牧师和同工们:联合卫理公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市中心和芝加哥市中心的二个教会(Mount Vernon Place Church Chicago Temple);西北圣经教会(Northwest Bible Church,位于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同时我们也将《识透“三自”教会》和一封类似的信发给了联合卫理公会在全世界各地的每一位主教,要他们明白那披着羊皮的残暴恶狼正冲着他们的羊群而来,他们当大声地吹响守望者的号角!因耶和华 神说,“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再者,义人何时离义而犯罪,我将绊脚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没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来所行的义不被记念;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倘若你警戒义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脱离了罪。”(以西结书 317-21稍后,我们又将Testimonies Of The Cross (《十字架的见证》)发给了以上三个教会的牧师和同工们。

 

这些主教中,只有二位回了信。一位说:“请把我的电子邮件地址从你的名单中删除。” 邵弟兄回信道:“我会删除的。你之所以收到信,是因联合卫理公会的网站把你的邮件地址作为联系地址。请问你是 神的仆人吗?”之后再也没有回音了。另一位说,“什么时候教育也成了罪了?请把我的电子邮件地址从你的名单中删除。”邵弟兄回信道:“既然你认为这只是一个教育活动,请问这是一个怎样的教育?仔细读一下我们提供的信息你就会得到答案。愿 神开你的眼能够识别魔鬼的作为–这是中国共产党迷惑世界的教育!”之后也再没有回音。

 

而三个教会的回应如下:

 

西北圣经教会的主任牧师Brandt C. Wright (布兰德·瑞特)回信简单地说,“我们看了你们提供的资料。我非常尊重地要求你们不要再发邮件给我们教会及有关同工了。”

 

芝加哥教会的主任牧师Phillip Blackwell(飞利浦·布莱克维尔)回信说:“非常感谢你们有关中国圣经事工展的电子邮件。展览在芝加哥举行是因联合卫理公会伊利诺伊北区宋钟和主教的邀请。我们已经把你们的提醒转给了宋主教和区会的有关人员。因我们在市区中心,所以宋主教要求我们的教堂作为展览地。我们知道中国宗教和政治历史的复杂和矛盾,并认为你们的出发点很有价值。你们若有其它信息想与我们分享,我们很欢迎。我们希望通过承担这次活动能够向我们的客人展现美国式的基督里合一和信仰间合作。”

 

邵弟兄就回信道:“我们相信你们是 神的牧者,你们知道作为 神的牧者应该保护羊群,不让他人把你们和你们的羊群陷入如此大罪中。若你们不愿回绝钟主教的要求,那就让你们教会的弟兄姊妹做决定吧。让他们决定举办展览是否合适。我们相信你们不会在不让他们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把他们陷入这罪中。所以,请把三个附件[4] 转发给你们教会的每一位弟兄姊妹,让他们了解真相,然后再做决定。

我们相信你们知道你们是一个基督的教会而不是属于人或任何宗教的教会。不管是什么特色,合一应该只能在基督耶稣里面,因基督的身体只由真信徒组成而非其他任何人。我们为什么要与那些在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而非 神领导下的联合呢?我们为什么要与那些为了把基督教裁剪得适应社会主义而删除和混乱圣经教导的联合呢?我们为什么要与那些帮助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逼迫真基督徒的联合呢?难道你们真的认为他们是主内弟兄姊妹?‘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了。’(雅各书44)

我们不是很清楚您是指哪种‘信仰之间合作’。若是指基督教里个宗派间的合作,那我们都应该支持。若是指不同宗教间的合作,那我们得谨慎:我们不能与不信基督的一起从事 神的圣工(也许我们可以与他们合作从事一些诸如救灾之类的活动)。在‘信仰之间合作’的名义下,你们会举办穆斯林的可兰经事工展吗?事实上,你们举办伊斯兰教可兰经事工展好过举办中国圣经事工展,因为至少在前种展览的参观者不会被迷惑:他们会明白伊斯兰教就是伊斯兰教,穆斯林们相信可兰经。然而,中国圣经事工展的目的在于掩盖敌基督的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他们一直差派两会在国际舞台上做秀以迷惑世界。我们诚恳地劝你们读一下附件中的《识透“三自”教会》和《十字架的见证》,这样你们就会认识中国共产党和其差役——两会的本质了。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哥林多后书614-15

   愿 神给你们信心和力量远离这极大的罪孽!”

 

该教会就再也没有回信。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打电话去,对方告知他们理解我们的来由,但展览将如期进行。他们的教堂只是被用作一个展览场地而已。我们应该与联合卫理公会芝加哥分会的宋主教联系。

 

华盛顿的教会一直没有回信,所以邵弟兄就给该教会打了电话。其主任牧师稻纳·绍蔻(Donna Sokol)说她们的教会不是举办方,只是被用作展览场地而已;美方的举办者是位于教会附近的卫斯理神学院(Wesley Theological Seminary)。并说她们明白我们的来由,但是教会的董事会经过讨论决定继续举办,因教会与卫斯理神学院有着长期的友好关系。已经把我们的邮件转给了卫斯理神学院,要我们直接与卫斯理神学院联络,并将卫斯理神学院的展览负责人洁·迪兰得(Jane Deland)的电话和email邮箱告诉了邵弟兄。邵弟兄就接通了洁的电话,对方一听说是纽约磐石教会打来的,马上就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那你们就该停止举办展览。这是很大的罪啊。”

“我们已经参与了。我们事先咨询了一些基督教领袖,觉得举办展览没有什么问题。对不起,我正要去开展览的委员会会议。”说完就挂了电话。

 

为了使不明真相的信徒不致于受撒旦的迷惑、看清三自教会的本质,也为了使与三自教会同工的各方人士迷途知返,927日,我们纽约磐石教会的邵弟兄、李弟兄、陈弟兄和吴姊妹一行四人带着花了几千美元(这是一位弟兄节衣缩食的哪!)赶印出来的几箱英文版《识透“三自”教会》和《十字架的见证》,驱车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那里是无神论用“圣经展”迷惑人的第一站。

 

在去的途中,我们说起弟兄姐妹或慕道友,若是因为属灵生命还没有成长到一定程度而没有信心和胆量同去是可以理解的,不必因此而沮丧,但如果他们能一起来的话;一定可以经历 神的大能和作为,信心一定会大大地长进。奇妙的是,我们马上就看见右前方有一辆同行的小货车,车身后部鲜明地写着“Jesus Is Lord” (耶稣是主!)的几个大字。当我们慢慢超过该车时,发现车身侧面写着“America Turn Back to God” (美国你要回转归向 神),又惊见货车上居然装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整个车厢没有别的。这不是在告诉我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吗?(路加福音923)感谢主,在我们为他的道而争战的路上给我们更大的信心和力量!

 

第一天晚上到华盛顿后,我们就直奔卫斯理神学院发放带去的二本小册子和一封给神学院师生的公开信,希望他们能够认清无神论教会的本质,抵制恶者迷惑人的“圣经展”,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车进入神学院,因为不清楚学校内的路况和建筑布局,我们虽见稍远处有一幢灯火通明的大楼,却将车就近停在一栋不起眼的两层的楼房前。邵弟兄说,“就从这栋小楼开始发吧。”后来从与师生的对话中得知这栋楼正是该学院的最主要的教学楼,而先前看到的规模较大的楼则属于隔壁的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这难道不是 神拉着我们的手在带领我们吗?感谢主!虽已晚上八点左右,仍有四五个教室在上课。征得老师的同意后,我们就把资料发给了学生们,大约有六七十人。然后李弟兄和陈弟兄就去宿舍楼发资料,邵弟兄去其它楼发。宿舍楼里,我们见到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说他曾在成都等地传过道,对中国大陆家庭教会受到逼迫也知道一些情况。但当李弟兄要他思想一下三自教会迷惑人的本质时,他却显得有些犹豫敷衍,更可惜的是第二天我们看到这位学生西装革履地出席了展览的开幕式。我们不清楚这位学生的背景,但是愿神能感动带领他,让他在明白真道的同时、有勇气抵制假道,远离恶者。之后李弟兄和陈弟兄两次被该神学院的一位白人妇女(也许是老师)委婉地请出了宿舍楼。

 

希望已经收到我们宣传资料的数十位弟兄姊妹能够认清这迷惑吞吃人的“三自”教会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基督教的本质。在这些人中,只有一位年轻的男学生于课间出来向我们询问情况,然后,问道,“我们该怎么办?我已经定了明日展览开幕式的票。”邵弟兄说,“你应该知道如何行。”在第二日的开幕式,我们没有看见这位学生。愿 神继续带领他,将来能做 神忠心的仆人。另有一位,约有四十多岁的姊妹,下课后走出教学楼,手里拿着展览的宣传单张,对邵弟兄说,“撒旦很狡猾。我们这个神学院的问题很严重!”

 

有一位似乎是学校的管理人员,约五十岁左右的黑人,问邵弟兄,“谁派你们来的?”邵弟兄指指天。他又问“谁派你们来的?” 邵弟兄又指指天。他又问第三次。

邵弟兄就告诉他,“是 神派我们来的。”

他说,“这是卫斯理神学院。你们发这些资料有否征得学校许可?”

邵弟兄说,“没有。我们以为这是 神的地方,所以就可以自由地宣扬 神的道。”

他说,“这是神学院的地盘。这是美国。你们侵犯了私人领地。犯了美国的法律。”

邵弟兄说,“对不起,我们触犯了美国的法律。可是,我以为 神的法大于人的法。”

他说,“这是在美国。你要遵守美国的法律。”

邵弟兄说,“我们侵犯了你们的私人领地,对不起。我们接受你的指控。只是,请问耶稣在圣殿赶出做买卖的,是犯了什么法?”

那人就对一个身边的人说,“你瞧瞧,对我讲起耶稣来了……”

后来,当我们坐在车上,联系晚上住宿时,这身边的人,过来对我们说,“你们快走吧。已经叫了警察。再不走,警察就来了。”我们联系好汽车旅馆,就开车走了。

 

第二天早上是开幕式。我们离开旅馆之前,李弟兄翻开圣经,念到:“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摩太前书612)然后我们四人就一起祷告:求我们那大能的,给我们信心和勇气,为他的真道打仗;求开那被迷惑了的眼,帮助他们识透魔鬼的计谋,不在其恶行上有份。展览是在联合卫理公会在市中心的一家豪华宏伟的教堂举行的。因为行前邵弟兄和该教会的主任牧师联系过,得到允许使我们可以在会堂门外发放宣传册,她甚至允许我们,若是下雨可以上台阶到会堂的廊檐下去发。我们的车到教堂门口时,那牧师(虽从未见过)却朝我们点头微笑。我们卸下几箱册子后,就在教堂的台阶下发。几乎每一位来客,都拿了我们的小册子(有的以为我们在发两会的宣传资料呢。)但也有穿着非常考究的长者迅速地扫了一眼说,“NoNo。” 就马上退给我们了。他们只想看到爱;看到信与不信,有 神和无神的爱到一起的爱;因为和谐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他们根本不想看到或相信无神论的党是如何残酷逼迫他们自己的弟兄姊妹的。(哥林多后书614;哥林多前书1021;以弗所书56-11)这些不爱真理,倒喜爱虚谎的人,结局将会如何呢?(帖撒罗尼迦后书2:9-12)

 

在发说明真相的小册子的过程中,有几位两会的人不时地从里面出来,一个个恼羞成怒的样子怒视我们。可是当我们正面看他们,他们就装着看别处;完全不敢直视。强大的党非但不敢实施“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政策;连直视对方的勇气也没有了。因为他们的强大,只是对那些屈服卧倒者的强大;而非殉道者的强大。(马太福音1817;彼得前书58-11)当然,要是在中国,我们早就被他们痛打一顿,出出邪恶之气!然后扔进班房,等着定罪了……。当然不会是什么揭露真相的罪;乃是令人不齿的强奸杀人、诈骗钱财、或者泄露国家机密、颠覆合法政府之类的重罪,死罪。

 

有位身着红袍、自称是当地牧会(至于哪个教会却是保密的)的中国牧师过来叫我们不要发这些资料了。他非常激动,一边手舞足蹈,一边说,“你们没有收到邀请,这样很不尊敬……现今中国的基督教信仰环境已今非昔比啦,逼迫的情况也得到很大改善,已经没有象你们说所那些惨重的事例……何况现在国内宗教信仰大力宣传合一,要相互包容,你们何必在这里制造不和谐呢?”李弟兄刚想同他论道,因有其他宾客来到,那牧师就忙着去接待了,临走时还不忘再三嘱咐我们该停手了。这位牧师在活动结束后,碰到邵弟兄,又很激动地说道,“我曾在福建传道,我知道情况。大家都是奉主的名聚会,奉主的名祷告,奉主的名建教堂……都是主内弟兄姊妹。”【难怪,主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2-23)】没等邵弟兄答话,他又质问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邵弟兄说,“我们只是想把真相告诉弟兄姊妹,好让他们免让魔鬼的当。”这位牧师愣了一下,说,“我看你们有点搞政治……”是啊,我们揭露当权者的邪恶,就是搞政治;他们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巴结有钱有势的恶者,帮助他们来迷惑世人,就不是搞政治了。这大概就是他们双赢的爱,就是基督与彼列(彼列是撒但的别名)可以共赢的逻辑吧?(哥林多后书615;约翰一书16;启示录183

 

这位牧师接着又说,“宗教要与政治分离。”

邵弟兄答道,“你说的很好。宗教要与政治分离。请问两会的宗旨一开始就说明他们是在党的领导下,况且他们的薪水都是政府发的,这不是明摆着是宗教与政治合一吗?”

“这……因为圣经要我们顺服在上掌权者。你看保罗、彼得都要我们顺服执政的。”

 

真不愧是神学家,无论是黑是白,是行善还是作恶都有圣经为依据。难道使徒们所传的,仅仅是“顺服”二字么?那怎么解释“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 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的话呢?(使徒行传52932)若是正邪不分,善恶不分,只是一唯地顺服,那彼得保罗等众使徒为什么还会殉道呢?何况保罗清清楚楚的说:“惟有结党、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就以忿怒、恼恨报应他……。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灵。……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罗马书28616;以弗所书2256-1116612)雅各又说:“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原文作淫妇)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了……故此你们要顺服 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你们亲近 神, 神就必亲近你们。有罪的人哪,要洁净你们的手!心怀二意的人哪,要清洁你们的!”(雅各书44-8

 

关于两会是执政掌权的恶魔的工具,我们在《识透“三自”》一文中已经剖析得很清楚了。在此不再赘述。只想举个简单直接的例子,就是本次展览,中国方面除了两会的人马之外,还有以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为首的宗教局代表团。在神圣的美国教堂里——圣经展的开幕式上,代表无神论政权的最高宗教官员王作安(此人不仅仅是中国基督教的头,也是穆斯林,佛教及一切宗教的头)竟堂而皇之地首先致辞,甚至讲道,向美国神学院的院长、主教、牧师及高级宗教领袖们讲道。说“我不是一个基督徒,但我的工作需要(潜台词是“党的工作需要”)我去了解基督教的信仰,……当我每一次读完圣经的时候,总要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圣经的真谛到底是什么?行善的进天堂,当好人做好事,……当我们这些不同族群,不同国籍,不同信仰的人相聚在这里的时候,我脑海(当众说谎,分明是他手中的稿子)里出现了一个大字,那就是爱,这种爱……许多曾经让我们刻骨铭心地伤害就不会再发生……”。讲得多好啊!好像真的到了黄金时代;那成千上万的基督徒被抓,致死致残,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们的孩子从此便无家可归,天天挣扎在死亡线上。难道这还不是“刻骨铭心的伤害”?倒是他们那个大大的“爱”吗?

中国无神论的局长讲“爱”结束后,紧接着美国有神论的神学院长开始讲话。他说:“王局长虽是第一次在教会的讲台上面,但是你讲道讲得非常的好!我想这也许是在我们教堂里面举行活动中的第一次这么长时间音乐还没有响起。”真是精彩的讲道呀!连本该永远回荡在教堂里的圣乐也无法响起,为要让魔鬼的差役在此讲“神”的道。无神论的道邪气真大呀!(哥林多后书1114-15节;启示录137-916-17148-12182-4

 

这岂不正应了圣经说所,“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 神的殿里,自称是 神”吗?(帖撒罗尼迦后书 23-4)中国的近代史不正是清清楚楚地上演了这一幕吗?一.“抵挡主”。党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是无神论者!”“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宗教是麻痹人民的鸦片。”“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他们打倒了基督教和其他所有的宗教,疯狂残酷地逼迫一切信各种神的百姓。 二. “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和一切受人敬拜的。”他们虽不信 神,却要百姓敬拜他们如 神一般。以前的时候,强迫所有的国人每日在毛泽东的像前早请示晚汇报,手里拿着红宝书(毛的语录)贴在胸前表忠心,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如今,“万岁”不讲了,因文明了,“万岁”有点太庸俗。那怎么抬高自己呢?就让全国各大宗教一起高唱“党啊,亲爱的妈妈”吧!这多优美文明!妈妈,母亲,伟大的母亲!谁没有母亲,没有妈妈呀?而党就是所有中国人的母亲,再生父母,大救星。因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各宗教的“自由”,更没有基督徒在华丽堂皇的教堂里敬拜 神的“自由”。是党赐予了我们基督徒敬拜 神的权利。所以我们要感谢党的恩典,一起高唱赞歌歌颂党。因为没有党的允许,哪能信什么教呢?而且,信教也必须要在党的领导下才可以保持纯真的信仰。所以,首先要信党,其次才是信教。这先党后 神的次序是绝不能颠倒过来的。 三.“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 在中国一切被政府认可的教堂里,那本该是上帝的殿堂,坐在首位的,却都是战斗在宗教战线上的党代表。他们虽不直接自称为上帝,但常常拐弯抹角地把党置于上帝之上。如今,这些党代表不光坐在中国的教堂里,而且堂而皇之地在美国的教堂里也照样坐上了首位,而且公开地以一个非基督徒无神论的身份讲“基督之道”。虽然不是真道,明显的是片面和歪曲了的基督之道,但连美国著名的卫斯理神学院院长都给了满分。毫无疑问,党的实力之道显然是高于过了 神的真道。要“自称是上帝”,也不为过了!

 

不仅宗教方面的最高官员,连中国的驻美大使张业遂也在百忙中参加了开幕和剪彩仪式。因为宗教无小事(江泽民语),利用宗教搞统战,不亚于商业统战的效果,甚至更好!便于更高层次的人物出面,比如前总统卡特及葛培理这种重量级的历史人物,他们方便出席或参与那种商业活动吗?但宗教就不一样了。所以要大力地利用宗教,加强这方面的资金投入;同时团结利用各国识时务的宗教组织,团体和个人来消灭各国不同的声音,确保统战工作的顺利进行。

 

在以经济为后盾,以引诱收买、要挟恐吓为手段,以控制为目的的统战工作之下,原来最看不起共产党人的老外,现在都服了,一个个非常的听话,很听话。这应了经上的话:“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当然罗,听话是听话;但不是听中国人的话,是听党,听和兽的话。(启示录129134-8)我们这些不属于那兽的中国人,就只好在 神的殿堂外面“打游击”了。党打游击是打冷枪,搞暗杀。我们打游击是发见证,讲真相。在一个基督教的国家,不允许在 神的殿堂里讲基督教的真相,却要在外面打游击,这是基督教的国家吗?这是在行 神的道吗?弟兄姊妹,看到这里,心里是不是觉得 神要来审判这个邪恶的世界了呢?事实上许多人的心里除了利益,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公义了。(启示录1911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邵弟兄看见教堂的门口,那高高的台阶上,一边一个的站着二位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迎接来宾。就走上去问道,“你们是卫斯理神学院的学生?”

他们有礼貌地答道,“是。”

“我这儿有二本小册子,是关于中国教会的。你们拿去看看吧。了解一下实际情况。”

他们看看旁边一位中年妇女(可能是他们神学院的老师或行政管理人员),犹豫地说,“对不起,我们不要。”

“我这儿有封给你们师生的信。看看吧。”

其中一位答道,“我已经看过了。”

另一位说,“给我们的信?我想看一下。”

邵弟兄就把信给了他。那学生接过信,只敢扫一眼,就放入口袋里了。后来,有位约五十岁左右的弟兄,向陈弟兄要了几份小册子。然后走上台阶,分给了那二位神学生,他们就接了。估计是他们的老师。感谢,!在无神论的淫威之下,在整个神学院行淫乱之道的时候,还是有他忠心的仆人起来捍卫真道。

 

邵弟兄在发放过程中遇到一位在当地最大的韩国牧会的牧师,说两会也联系过他们的教会承办这次展览,但是遭到了他们的拒绝,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基督教的现状,也暗暗差派一些弟兄姊妹去大陆传道,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受到邀请,教会里需要委派一人来出席;并说,“我也是毕业于卫斯理神学院。我对母校承办这次展览感到非常失望。” 这位牧师又告诉我们,“一些在华盛顿的其它教会也拒绝承办展览。有许多教会和弟兄姊妹与你们在一起,你们并不是孤独的。”感谢 神!在全以色列人敬拜巴力时,他“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列王记上1918

 

人们常常会觉得奇怪,以色列人经历了 神无数次大能的作为,怎么还会去拜巴力?怎么还会在圣殿里行种种可憎之事,甚至“面向东方拜日头”呢?(以西结书85-16)读者也可以思想为什么三自体系教会里会高唱“东方红,太阳升,”“党啊!亲爱的妈妈”了。这与那“面向东方拜日头”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吗?当 神让先知以西结看到以色列人的种种可憎之事后, 神就让灭命的天使把这些行淫乱拜偶像并行强暴的全都灭了。(以西结书9) 所以,这些人是注定要永远灭亡的!因那“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帖撒罗尼迦后书2:9-12)

据两会的圣经展网站报道,“世界福音派联盟总干事杰夫牧师、浸会世界联盟总干事约翰·阿普顿牧师、联合圣经公会主席罗伯特·康维尔牧师、安息日会全球总会前副会长徐精一博士、东南亚神学教育基金会执行主任威尔逊博士等国际组织领袖,以及美国基督教教会联合会总干事金纳门牧师、美国圣公会首席大主教斯科利、美国联合卫理公会总干事托马斯·坎普牧师、美国联合基督会主席巴拉克牧师、美国圣经公会主席韦斯特博士、美国联合基督会会长巴拉克牧师、联合基督教会主席华特金斯牧师、国家长老会威尔逊·甘博士、浸会合作团契执行长瓦斯特牧师、门诺会中国伙伴主任摩尔·拜勒先生等美国教会领袖,以及卡特中心中国事务主任刘亚伟先生、马来西亚圣经公会执行主任大卫·莫也先生等贵宾纷纷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贺词,欢迎圣经事工展再次来到美国,祝愿展览蒙神祝福,取得成功。”

弟兄姊妹,请仔细看看,这是一个怎样与无神论合一的基督教世界吧?!圣经早已告诫我们,“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彼得后书21-3

当日展览快结束时,邵弟兄进入展厅,看见几位两会的人闲站着,就微笑着向他们走了过去。也许他们见邵弟兄面带善意,早先脸上的忿怒也收起来了。

邵弟兄先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

一位直接面对他的,约五十几岁,半白头发,也很客气:“你好。请问你们是哪儿来的?”

“我们是纽约磐石教会的。”

“磐石教会?好像没有听说过。”

邵弟兄看着他胸前的名牌,念到,“XXX牧师。”

“是的,我是XXX牧师。”

这时,另一个两会的人,约四十左右,也转过来,说,“你好,我叫JOSEPH GU(顾约瑟)。”

邵弟兄问道,“你也是基督徒?”

“当然是啦。”

邵弟兄接着说,“既然大家都是弟兄,那我们就讲讲主内的话。我们既然信主,就应该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主;而不应该为邪恶去卖命。”

他们听了一楞。邵弟兄拍拍二人的肩膀,“你们知道我在讲什么。”这二人还没有缓过神来,邵弟兄接着又说,“记住,最后审判我们的是 神!”看着他们哑口无言,邵弟兄朝他们笑笑就走了。

 

回来之后,我们看了所拍摄的开幕式录像,惊奇地发现 神的作为实在是奇妙。因为其中的开场祷告明明白白地给了魔鬼的使者们当头一棒。(马太福音2541)以下这段是联合卫理公会巴尔的摩-华盛顿教区的主教约翰·思高尔(John R. Schol)在开幕式上的开场祷告:

“你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慈爱的上帝,我们感谢你。你通过先知、教师、士师、国王和王后、高位的和出身马槽的、渔夫和罗马百夫长,对你的百姓说话。

是的,上帝,你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慈爱的上帝,赦免我们,当你用你的话显明你的道时,我们却选择了我们自己的话和自己的路。赦免我们,因我们听从了出自个人野心而不是仆人般领导者的话语;因我们听从了掌权者为了国家建设而不是为了寻求你的国度的话语。

你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通过你的话给我们勇气,让我们把福音传给贫穷的人,让被虏的得释放,把希望和正义的话传给受压迫的。在耶稣基督我们的主和救主里,让我们刚强起来。

你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上帝,我们也记得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丰丰满满有恩典有真理,那带来救恩的道成的肉身。愿你的话也通过我们的生命和行动成为肉身。

你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今日,主啊。我们为所有用你的经文传你的道的人祷告,保守他们平安;我们也为逼迫人的和那些试图阻碍你道传扬的祷告。

是的,上帝,你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奉靠我救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这位主教在开幕式上做完祷告后很快就离开了会场。可以看出这位主教的心中是有 神同在的。 神要用他的口来警告那些贪财图名的人,给他们当头一棒。因为“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如今的情形正是这样。(提摩太前书4169-10)感谢 神借着这位主教向他众儿女和仇敌说话,也更加添了我们的信心,荣耀归于我们复活的,爱我们的 神!

 

如果他们,这些中国最高级别的宗教官员及珍贵的美国朋友们,晓得他是这样的不识抬举;是绝对不会让他利用祷告的机会来破坏这个无神论政权的基督教与自由国家的基督教合一的历史盛会的。这一政审疏忽,用人不当,竟使中美教会合一的“光荣”历史一开始就沾上了污点。好在可以篡改抹去。毕竟在现场的是少数,何况不会有人起来说出真相。因为历史是当权者的历史。所谓的历史学家们只会撰写那些有能力发工资的人们所需要的历史;而不会为挨饿下监而撰写真实的历史。不幸的是, 神的案卷上的记载却是人无法篡改抹去的。更糟糕的是, 神的审判不是根据人所写的历史,却是 神的案卷所记载的人所行的一切。 呜呼!哀哉!(启示录2011-13

 

靠着 神的大能,这次行程非常顺利,我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中国家庭教会血淋淋的见证和传扬真道的册子发了许多。愿册子里的见证和话语能进入他们的心,感动他们回头,起来为真道争战。难怪李弟兄在回程途中感叹:“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感谢 神的带领和保守,“靠着爱我们的,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没过几日,我们又追到芝加哥,为我们的主又打了一仗。(罗马书83537;提摩太前书611-12



[1]吴耀宗:《光明与黑暗》Wu, Yaozong: Darkness and Light.

[2] 丁光训:從宗教自身建設看宗教如何與社會主義相適應-調整宗教觀念的呼喚【政協報】199894日第四版Ding, Guangxun: Understand how the religion can fit socialism from the viewpoint of religion’s self-building – The Call for Adjusting Religion Ideology. Chinese Political Council Newspaper, Sept 4, 1998.

[3] 原文(中英文)请见www.china21.org

[4] See Through The Three-Self Church (《识透“三自”教会》,Testimonies Of The Cross (《十字架的见证》)和一封给会众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