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 督 信 仰 與 政 治

 

前些日子,我在一封傳福音的信中,為了提醒慕道友不上魔鬼的當,指出那些無神論政府開辦和控制的教會裏,就是諸如三自愛國會,基督教協會等名下的教會,充斥了假冒偽善的表面信 神、實際信黨的神職人員和信徒。他們的特點是喜歡把光明與黑暗攪和在一起;把聖潔與汙穢攙在一起;把公義與邪惡混為一談。他們故意歪曲聖經的真理,把耶穌十架窄路的福音改成了社會主義康莊大道的福音。然而,社會主義究竟是什麽?誰能回答呢?連那個黨自己也說不清楚,所以社會主義的說法一直在變。昨日一套說法,今日又是另一套,明日還不知會變成什麽。(只要有利於黨繼續奴役百姓、榨取人民的血汗、瓜分國家的財產,怎麽講都是對的;黨嘛,總是有理的,一定有理;一向光榮偉大和正確嘛。)結果,有位弟兄,看了後,就好心地勸告道,福音是要傳,要大力地傳,但不要攻擊政府和政黨。因為我們信耶穌,不在政治的範疇裏,也不要落到政治的範疇裏。 這就是當今教會所謂不搞政治的純正信仰和主流意識,也是大多數基督徒不約而同的共識。因此,覺得很有必要探討並闡明基督信仰與政治,到底有沒有關系和有什麽關系的問題。

 

首先我們來看看在一個豺狼當道、神的公理完全被踐踏的黑暗社會裏,作為基督徒是該一味地順服,還是該起來為 神作見證,勇敢地行 神的公義,像主耶穌、使徒和千千萬萬的聖徒們那樣毫無懼怕地去指證那些在上執政掌權及其追隨者們的邪惡?或許他們也會良心發現,悔改以致得救呢?或許能警戒那些真信徒免受他們的迷惑,脫離他們的罪惡和死亡呢?(以弗所書612

 

耶穌來到世上,上十字架,是為人贖罪,成就 神的救恩。但是,人若不知罪、不認罪,就不可能接受 神的救恩。因此,耶穌來到世上,不單單是釘十字架,卻是首先指證世人所做的事是惡的(約翰福音77),就是要人認識到自己的罪,要悔改;聖靈來了是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翰福音168);唯有這樣,人才能得救,才會有永生。所以,新約中無論是耶穌還是施洗約翰,傳道的第一句話都是天國近了,你們當悔改。面對那些宗教與社會領袖們,耶穌毫不客氣地指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 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馬太福音37-8)而且,施洗約翰沒有因希律正坐在王位上、是正兒八經的在上掌權的,而不敢責備他娶自家兄弟妻子的罪行,及他所行的一切惡事。(路加福音319;馬太福音14章)他為此甚至被砍了頭!按現在的標準,他是因幹涉了別人的私生活而惹來了殺身之禍。希律是王,相當於那裏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照那些不搞政治的純正基督徒的看法,這豈不是在惡毒攻擊黨和政府的最高領導嗎?國家領導豈會有錯?有錯怎麽能領導國家呢?即便是略有小錯,也輪不到一個信教的來說三道四吧?

 

那個說三道四的施洗約翰是不是在借題發揮,在搞政治?在多管閑事呢?是否無論如何,他都不該指出希律所行的一切惡事 呢?因為人家是王,手握生殺大權。只一句話,約翰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是否我們要以此為鑒,學會珍惜生命?約翰這樣做,是不是在攻擊執政掌權的?落入了政治的範疇?也許我們有各自的看法,各說各有理。那就讓我們來看看耶穌是怎麽評價施洗約翰的吧。主說:他比先知大多了。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大過約翰的。(路加福音726-28)說明施洗約翰就是 神差遣在耶穌前面的使者。他來就是要為耶穌預備道路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路加福音34-5)所以約翰來的使命,就是要指出人的罪,不管他是王,是國家領導人,還是各級掌權的官員,或是平民百姓,就是要把這些邪惡彎曲的人心都修直了!

 

同樣,聖經中的先知,都是直接了當地譴責各個時代的罪惡,包括政府的腐敗等。他們的目的,是要人認清自己的罪孽,要人悔改,免得 神的憤怒臨到他們。所以,我們傳福音,是要傳悔改赦罪的福音,對政黨和政府也一樣。我們有責任要明確地指出這世代的罪惡,宣告 神公義的審判。並要大聲呼籲罪人認罪悔改,無論他是平民百姓還是執政掌權的官;更何況是對那些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貪官,那些虎狼之心、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動物,龍的傳人,獸的化身呢?豈能不指出他們不悔改的必然下場呢?何況他們還在害人,在用實力影響、收買和迷惑人。(啟示錄129132-10149-12

 

不然,基督徒的良心、神的公義在哪裏呢?難道 神是要我們膽怯的 神嗎?膽怯的人能見到 神嗎?見不到的,只能見到鬼,魔鬼就是現在他們認為強大無比、不可撼動的大紅龍。(提摩太後書17-8;啟示錄123122010218)先知拿單沒有因大衛是王而回避他奸淫和謀殺的罪惡;相反,他當面質問大衛,你為什麽藐視耶和華的命令,行他眼中看為惡的事呢?你借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為妻。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撒母耳記下12章)先知耶利米更是放膽大聲宣告君王和百姓的罪孽以及神的審判,說,猶大君王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我必使災禍臨到這地方猶大君王離棄我耶路撒冷的房屋和猶大君王的宮殿,是已經被玷汙的。(耶利米書19章)先知以西結對王和首領們也是直言不諱:你這受死傷行惡的以色列王啊,罪孽的盡頭到了,受報的日子已到。看哪,以色列的首領各逞其能,在你中間流人之血。(以西結書2125226)其他的先知也一樣:雅各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你們要聽!你們不當知道公平嗎?你們惡善好惡,從人身上剝皮,從人骨頭上剔肉。(彌迦書31-2)這悖逆、汙穢、欺壓的城有禍了! 他中間的首領是咆哮的獅子;他的審判官是晚上的豺狼,一點食物也不留到早晨。他的先知是虛浮詭詐的人;他的祭司褻瀆聖所,強解律法。(西番雅書31-4

 

若我們光傳 神的救贖,不指出人的罪,不傳悔改的道,那不是真正的福音,乃是斷章取義,投人所好的福音。因 神以公義和公平為他寶座的根基,(詩篇972)神的愛是不能與他的公義分離割裂的。所以,我們既要傳揚 神的愛,也要宣告 神的公義和審判。好讓那些良知尚未完全被邪惡吞噬的人,能在審判臨到前及時地醒悟過來,悔改得救。我們指出政黨的邪惡、政府的腐敗,是為了讓這些當官作惡的知罪認罪,脫離罪惡,或許可以逃避將來的忿怒;是為了讓真信徒不在其惡行上有份。很多基督徒由於受人的影響和環境的限制,內心深處的膽怯,就把指證政黨或政府的腐敗邪惡與殘暴看成了是攻擊政府或政黨,好像是吃了禁果,就如那位好心勸告的弟兄一樣。顯然,這樣的看法是與聖經不符的,因為這明顯地違背了 神的公義。許多時候,這種說法乃是源於人的自私自我保護的反應,是怕得罪了暫時一手遮天的強大的邪惡勢力。而且,退一步講,即使發預言攻擊那個腐敗透頂的政黨及其政府,又怎麽樣呢?讀一下以賽亞書、耶利米書、以西結書等眾先知書吧,就可以看見這些先知們多處毫無畏懼地明確指出, 神除了要攻擊他悖逆的子民外,也要攻擊邪惡的列國和眾王。那攻擊,可不是說說而已,乃是要實實在在地毀滅一切拜偶像的、做惡的、流義人血的、欺壓弱勢的、搶奪百姓的、行奸淫的、索取賄賂的、枉屈正直的、行強暴的、(難道就不包括比這一切的罪都更兇猛邪惡的那個黨嗎?)。你必提這詩歌論巴比倫王說:欺壓人的何竟息滅?強暴的何竟止息?耶和華折斷了惡人的杖,轄制人的圭(以賽亞書144-24)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與埃及王法老為敵,必將他有力的膀臂和已打折的膀臂全行打斷,使刀從他手中墜落。 (以西結書3022)耶和華如此說:大馬色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罰; 我卻要降火在哈薛的家中,燒滅便哈達的宮殿。迦薩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罰; 我卻要降火在迦薩的城內,燒滅其中的宮殿。摩押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罰; 我必剪除摩押中的審判者,將其中的一切首領和他一同殺戮。這是耶和華說的。(阿摩司書1-2章)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轄管:原文作牧)他們,並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醡。(啟示錄1915)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象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 (啟示錄226-27

 

在這兒,請各位弟兄姊妹仔細讀一讀以西結書第三章。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我何時指著惡人說: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勸戒他,使他離開惡行,拯救他的性命,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惡人,他仍不轉離罪惡,也不離開惡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卻救自己脫離了罪。(以西結書317-19

 

各位弟兄姊妹請想一想:難道這惡人就不包括那些無惡不作、導致幾千萬中國人無故喪生的黨(員)嗎?難道這惡人就不包括那些腐敗透頂、貪得無厭、把數以億計的窮苦百姓、民工、強遷戶、老人和孩子們逼上絕路的惡官嗎?這些真正廣大的弱勢群體,正是當年被黨團結利用起來打土豪分田地的先鋒隊,貧下中農及無產階級的革命隊伍,就是黨一天到晚喊著要解放的勞苦大眾。結果呢?土地被沒收了,工廠企業被改革了;(黨一步到位,舉著改革的大旗,以非暴力的,和諧的手段侵吞了個人、集體、和國家的財產,實行了與國際接軌的、合法的股份制;也就是黨親國戚們的股份制)這種天下獨一無二的,股份制的改革猶如晴天霹靂,十幾億農民與工人階級一下子就從響當當的領導階級變成了弱勢群體,一個新的、社會主義社會根本不應該出現的階級。舊社會的有錢人統統被消滅了,土地、財產都集中到黨的手上了;所以這些曾為黨流汗流血甚至賣命的革命群眾就成了多余,成了國家(黨)的包袱幹脆一腳踢了。而且用鐵蹄般的專政機器嚴嚴地轄制,決不能允許他們像從前那樣起哄鬧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因為革命已經成功,土地和資產已經國有化了。(國有就是黨有,因黨就是國;黨有就是黨的親戚朋友所有,而不是老百姓所有。)當年的流氓無產階級已經變成了流氓領導階級,統治階級,真正的流氓大亨;已經代替了萬惡的舊社會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土豪劣紳和地主、奸商和資本家。性質完全變了,不同了。如今是紅色的,是擁有大西洋及地中海的海灘及別墅,揣著美國及多國護照的地主;是擁有外國的公司和政府債券,在國際上玩得轉的,叫美英資本家都看了眼紅的紅色資本家。所以這些眼睛發綠的都在爭先恐後的變紅,想錢嘛。(啟示錄1316-17)如今这些新時代的土豪劣紳、地痞流氓都是烙上了紅印的;否則就別想混了,因為這是黨的天下。黨法恢恢,疏而不漏;不依靠各級黨組織和政府,怎能漏得過,混得開呢?

 

這些流氓無產階級通過入那個黨翻身做了主人,國家的主人;誰還敢革他們的命?敢說個不呢?那真是沒事找事,活膩了。別忘了我們是幹什麽的出生,是靠什麽起家的;不就是靠打家劫舍,靠綁票,靠恐嚇殺人,靠誰都不許說實話的恐怖主義嗎?誰說誰就是造謠惑眾的危險分子,是搞政治,別有用心的政治,就是想顛覆合法政府的政治。若是基督徒,那就更不用說了,那一定是受外國勢力支持的假基督徒;所以要被一切愛國愛黨的真基督徒所棄絕。若不知悔改,要自決於黨和人民,那就只有苦度余生或殉道了。然而,誰是真基督徒呢?難道聖經教導基督徒要屈服於黑暗世界,向邪惡的現實低頭嗎?(約翰福音319-20;彼得後書219

 

弟兄姊妹,不妨再思考思考:基督徒起來指出政黨或政府的腐敗邪惡,說出真相,是不是就落到政治的範疇裏了?如果是的話,基督徒就該面對邪惡閉口不言,保持冷靜(漠)?如果不是,基督徒就可以開口說了呢?如此的推論,是不是有點邏輯混亂的問題?其實是已經陷進了流氓恐怖政府的邏輯,即混帳加強盜邏輯的範疇裏了。

 

我想,以上的討論已經非常清楚地闡明了基督徒是否該起來指證在上執政掌權的罪惡及形形色色的追隨者的問題了。接下來,我們把話題略微擴大,來探討一下基督徒與政治的關系。

 

什麽是政治?我們必須先下個定義,便於討論。按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等所講的: 政治就是各階級之間的鬥爭,其定義非常清楚地說明了共產政治的本質與特征,那就是鬥爭,殘酷的鬥爭。他們把人劃分為各種不同的階級,以便拉攏和團結;然後再利用這些被團結起來的力量對敵人進行殘酷無情地、你死我活的鬥爭。不只是在各階級之間鬥爭,他們內部更是因為派系、權力與利益的關系而激烈鬥爭!這種鬥爭,真正你死我活的鬥爭,從井岡山起一直都是在血淋淋地進行著,從未間斷。雖然常常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因各種罪名落馬,不要以為黨真的在鏟除腐敗;那只是他們在黨內的投資錯誤,是人際關系的破產,鬥爭失敗的結果。那些審判他們的其實往往比他們更黑更惡更腐敗。

 

也許,基督徒會比較容易認同孫中山的說法:政就是眾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的事便是政治。 那麽基督徒能離開眾人,脫離政治,保持不參與眾人的政治嗎?當有人提出要同性戀結婚合法化時,有許多基督徒和一些主要的基督教媒體就紛紛起來反對,堅決地表明立場。不知您是怎樣反應的?其實,不管你是反對還是同意同性戀結婚合法化,事實上你已經在參與政治了。又比如,美國出兵伊拉克,無論你是反對還是同意,你也已經在參與政治了。有一位老姊妹認為基督徒不應該參與政治,又說她曾在大陸看到警察欺負一位街頭小販。欺壓太甚,她實在看不下去了,就上前幹涉。弟兄就告訴老姊妹,你這就是在參與政治,在幹預政府執法人員對社會的管理。你覺得這樣的管理不對,就路見不平,挺身相助。所以,一個生活在人類社會中的人是很難、可以說根本就不可能脫離所謂的政治的。基督徒也不例外,因為基督徒不可能脫離社會,脫離這個被政治控制折騰和玩弄的社會;除非真有那麽一個世外桃園。許多基督徒以為不聞不問不說,就可置身度外。然而,這不聞不問不說,不就是事實上的默認嗎?若面對的是當今的中國政府,那是不是等於在默認一個窮兇極惡的邪惡政府呢?也許有人會說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怎麽會去默認一個邪惡的政府呢?可是,事實上,許多人的行為不僅僅是默認,而且,不知是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還是為了表示愛國(黨) ,他們總是拐彎抹角地替黑暗勢力辯護。許多人是國黨不分,以為愛國就需愛黨,愛黨就是要時時處處地高聲贊美,並為其掩蓋罪惡。大多數的基督徒更是搞不清自己的身份,本已成了天國的公民,但行事為人所顯明的卻仍是國人、族人的身份。他們以地上的事為念,以本國本階級利益集團和本人的利益為原則,只要有利於這一原則,就可以詆毀和消滅一切敢於說不的敵人,就可以侵犯他國他人的利益 豈不知所有的人,不都是有神的形象,是神所愛的嗎?難道天國分裂成了中國人的天國,美國人的天國,和以色列人的天國了嗎?

 

所以必須指出:面對政治,是沒有中立可言的。有一次,一對從福州來的老弟兄姊妹,說他們那兒現在可好啦,根本沒有什麽信仰迫害,基督徒聚會很自由。後來,無意中說出了其中的秘訣就是他要教會的牧師等不要講政府的不是他腐敗,你幹嘛講呢?這樣你不是自討苦吃嗎?你不講他不對,那他就不會幹涉你聚會嘍。 面對腐敗保持沈默,以獲取自由聚會的資格就是對罪惡保持沈默的聚會資格;這是基督信仰的聚會麽?還是有基督之名,無基督之實的聚會呢?

 

那麽,基督徒該怎樣來面對這無法躲避的政治呢?當然,還是要回到聖經,看聖經是如何教導的。以色列人出埃及後,一直由先知或士師管理。這些人中,摩西,約書亞,等等,都是神的忠實仆人。按如今的話說,就是真正的基督徒在執政。後來當以色列人向 神求王的時候,雖然 神在不喜悅(知道以色列人不願 神的管理)的情況下滿足了以色列人的要求,但仍然揀選 神自己的受膏者掃羅做王(撒母耳記上8-10章)。當掃羅叛逆時, 神又興起他的仆人大衛來接替掃羅。可見, 神的心意乃是要王能夠行他的旨意,有一顆敬虔、公義、良善的心(列王紀上36)。正如先知所呼籲的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麽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 (彌迦書68)。因此行公義,好憐憫就是 神的旨意。 神並沒有反對他的兒女參與社會的管理,施行他的公義,這樣的例子還有不少,如約瑟當了埃及的宰相(創世記4141),但以理作了巴比倫的總理(但以理書248)。所以,基督徒不要中了魔鬼的詭計(以弗所書611-12),當除掉不能參與政治的恐懼心理,更不要人雲亦雲。其實,我們大多數人都希望有個公義和平的社會。單從這點上來看,(只是從這一點來看,以下會討論到這只是一個願望而已。)基督徒就更應該參與政治,給黑暗的社會帶來光明與公義。有什麽不好呢?有哪些人會不喜歡呢?(馬太福音514-16;約翰福音319-21) 如今的基督徒很時興為中國的當權者禱告,希望他們能歸向主。這不是在盼望那些邪惡的執政掌權者能 皈依基督教,變成基督徒嗎?在盼望他們能行 神的公義和憐憫,變得良善起來嗎?這不是在盼望基督徒參與政治嗎?卻又怎麽說基督徒不能參與政治呢?然而,紅龍真的會變色嗎?

 

政治直接關系到所有人的現實生活,不參與政治其實是漠視百姓的生存環境與切身利益。一面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前面已經說過,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中立),就是從不指責政府的腐敗邪惡;一面卻在貪贓枉法、豺狼當道的社會制度下為執政掌權的歌功頌德;這是在行 神的道嗎? 神從沒有說過他的兒女可以對持強淩弱、壓榨百姓、對種種不法之事不聞不問不說,裝聾作啞,卻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耶利米書223) 你們當為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當為困苦和窮乏的人施行公義。當保護貧寒和窮乏的人,救他們脫離惡人的手。(詩篇823-4)神常常借眾先知對社會的不公進行嚴厲地譴責。(以西結書2225-29)耶穌也總是站在弱勢群體,站在那些被壓迫者、憂傷者、病殘者的一邊。那麽,在當今政府極其殘暴地欺壓百姓時,我們這些當為主舍命的、當為弟兄舍命的、所謂的基督徒該站在哪一邊呢?那些布道家、那些神所興起的忠仆都是站在哪一邊的呢?是不是置身事外比較安全保險呢?(據說這是一種屬靈的智慧,因為這樣可以傳更多的福音。?)目前的中國,有數億農民及城市貧民沒錢而不敢進醫院,病了只有等死;數億的弱勢百姓眼睜睜地被奪走了土地,搶走了家園,一些抗強遷(征)者被關押,扒光衣服,甚至被謀殺;數百萬的孩子們因家境貧困而輟學;無數的良家少女被逼成娼以養家老小,靠賣身來付父母親的醫藥費及兄弟姐妹的學費;即使常常作假的官方統計也表明全國城市人口有2000多萬人均月收入不到250元人民幣,9億農民的人均月收入只有400元,而縣團級及其以上的幹部及家屬們擁有全國85%的私人財產。這些有權有勢的黨親國戚們從上到下無不瘋狂地搶劫瓜分國家(百姓)的財產,可憐百姓們一生的血汗硬是被榨得幹幹凈凈,一貧如洗呀!做官的可以胡作非為,包養二奶強奸民女;揮霍公款,每年達幾千億美元,隨便一餐可以吃掉數家普通農民的一年收入。更甚的是,黨(背後就是那魔鬼大紅龍的靈邪靈)已經把中國的百姓帶到了道德良知喪盡,只向錢看的罪惡深淵;敢說真話行正義的良心未泯人士一個個都成了階下囚;百姓有冤無處申,上訪者被關押暴打甚至被活活餓死;無數的人為了堅守純正的基督信仰而遭受殘酷的迫害與鎮壓。 神忠心的仆人們不斷地遭受監禁、酷刑,致死、致殘,那遭強暴奸汙的姊妹們更是多得無法統計。[1]

 

一個基督徒的良心如果連這樣的罪惡都能漠視,能平心靜氣地保持所謂的中立,良心的中立;不起來指責這滔天罪孽!試問:這是怎樣的良心啊?那是喪失了天良的狼心、是黑暗的、自欺欺人的冷心。當你躺在高級的席夢思上籌劃豪宅別墅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而哭泣;當你得意地開著奔馳寶馬進出豪華飯店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缺吃少穿而憂傷;當你走進高檔店采購各種世界名牌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沒錢給親人看病而絕望;當你千方百計要把兒女送哈弗耶魯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家境貧寒兒女被迫小學輟學而憂愁嘆息;當你拼命工作想爬高位賺大錢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被迫下崗而落淚;當你坐在豪華的沙發上計劃去何處渡假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賴以生存的土地被強征而痛哭;當你舒適地坐在教堂裏唱歌禱告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他們的信仰而遭受殘酷的逼迫;當你開口稱謝 神的公義慈愛的時候,別忘了有多少人正因行公義而被監禁殺戮。基督徒啊,基督徒!你是嘴上的基督徒,還是行為上的基督徒?你不是清楚明白 神的話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麼?(雅各書217) 神賜你的那公義良善憐憫的心在何處啊?

 

我們既然信公義慈愛的 神,就該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丟棄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般。(提摩太前書 119)所以,良心冷漠的人,就已經背離了 神的道。鹽本是好的;鹽若失了味,可用什麽叫它再鹹呢?或用在田裏,或堆在糞裏,都不合式,只好丟在外面。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路加福音1434-35)公義慈愛的 神的兒女,就該有這最基本的 神的形象公義慈愛;否則,怎麽可以稱為他的兒女呢?怎麽為主作見證呢?難道就光憑口頭講 神的愛嗎?我們應該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上帝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象明光照耀。 (腓利比書215

 

也許,講來講去,說到底,那是他人之事,與我無關。所以,我就當沒有看見。有古訓曰: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可是,如果這一切的不幸、苦難和逼迫臨到我們自己親人的身上呢?如果那因信仰遭強暴奸汙的是自己的母親或姐妹呢?你,一個自我標榜為基督徒的,是否也會當作沒有看見,閉口不言,以平常心保持中立呢?朋友,你這到底是顆什麽心哪?自問吧。主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你們有禍了!你們只顧自己斂財享樂,不顧他人困苦死活;隱藏聖經的要義,歪曲 神的真理;十足的瞎子領路,坑害天真的信徒!(馬太福音2323-25

 

許多高尚的中國人(基督徒)不屑於政治,因為政治是骯臟黑暗的,滿了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不擇手段,殺人不見血。的確,政治歷來是骯臟的。那麽,一個基督徒在這種骯臟的政治環境中竟能以驚人的冷靜(其實是冷漠,喪失了人性的無情冷漠;且不說 神性了),以平常心來保持中立;請問這意味著什麽?這冷靜裏面所藏的,究竟是顆怎樣的心呢?只有 神知道;他說: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做事的結果報應他。(耶利米書1710;撒母耳記上167;箴言173)所以,作為基督徒要特別的警醒,不能因恐懼,怕惹麻煩,怕自身利益受損,而隨大流,而同流合汙,乃要真正做到出汙泥而不染。要堅持 神的原則,不向邪惡低頭屈服。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翰一書519),政治舞臺上的主流所行的也決不會是 神的旨意。一個行 神的道的基督徒必然會與這世界的主流相沖突。涉足政壇的基督徒要有充分的認識和全備的聖經真理和堅定的信仰作為從政的基礎。不僅不能有為自己謀利的私心,且要有犧牲自己一切的利益甚至生命的準備。因為這世人都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以弗所書22)而且,這世界會愈來愈墮落,不法的事會愈來愈多。(馬太福音2412) 神的道,一直是與世界的道相沖突的,是水火不容的沖突,是生死的沖突。所以,一個堅持 神的公義與良善的基督徒,是一定會遭受逼迫的。在這方面,但以理和他的幾位好友都為我們樹立了好榜樣:立誌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汙自己,就是不與黑暗的世界同流合汙(但以理書18);寧可被扔進火爐也決不事奉王的金象,就是不拜倒在這邪惡的權勢下(但以理書316-18);冒生命危險堅持向 神禱告,這就是用生命堅守自己的信仰(但以理書610)。

 

所以,一個喜愛 神的公義良善的基督徒,一般是不可能長久立足於政壇,或者安然無恙,甚至死後被黑暗的權勢供奉起來,被那邪惡的黨稱為親密朋友[2]。值得註意的是,約瑟和但以理他們這些人自己根本沒有想涉足政壇,完全是 神的作為。在中國,黨票是最起碼的政治資本。非黨員是不可能進入有一定權力的政治圈子,或得到穩固的地位。政協等只不過是一黨獨裁暴政的遮羞布而已。所以,一個基督徒是不可能擔任重要職位的;除非被打上那獸的印記那他就已經根本不是一個基督的門徒了。(啟示錄1316-18)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若你心裏確實清楚明白,是 神把你放在這個位置上,基督徒是可以參與政治的(只是指國家社會的管理),目的是藉此關心百姓的疾苦,為大眾服務;為 神作見證,彰顯 神的公義和慈愛,而不是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而保持中立,等候為主作見證的最好時機。(他們的借口常常是 神的時候沒到。)更要強調的是,參與政治,不是在信仰上參與無神論的信仰或其它宗教。像三自[3] 這種無神論用來控制迷惑信徒、歪曲、一步步消滅基督信仰的工具,是絕不能參與的。敬畏 神的約瑟、但以理等只是參與外邦人的國家管理,他們是絕不參與外邦的宗教的,更不要說(若有的話)外邦人用來控制、歪曲、消滅以色列人信仰的三自了。同時,我們必須明白 神的國不在這個世界,所以基督徒參與政治的目的不是要追求世上成功,不是象政客為了謀求個人或集團的利益包括基督徒的利益而熱衷於政治;而是要在政治這個社會層面上也能見證主的道,帶進 神的真理,讓那真光來照亮這個黑暗骯臟而且陰冷殘酷的世界。

 

最後,我們再來思想一下為什麽有那麽多的基督徒傳道人和牧師們敢於憤世嫉俗,放膽直言這個國家以及世界的墮落與敗壞;然而,一旦涉及造成了這些現象的根源,要面對那個腐敗邪惡透頂的黨和政府的時候,他們立刻就明智地閉上了嘴。這就是他們的儆醒,就是這些不搞政治的人們靈巧地回避敏感話題的政治覺悟和智慧!且看他們到時候對主怎麽說,怎麽解釋他們今天的行為。(馬太福音2442-442513)很多時候,他們不是閉上了嘴,乃是靈巧、甚至乖巧地為邪惡歌功頌德;常常都不是那麽直接的,總是有點那麽扭扭咧咧,拐彎抹角的樣子,但歸根結底無非是一句話:光榮屬於黨。事實上,這些人不是不搞政治,乃是只搞與自己有利的政治、默認邪惡的政治、歌頌腐敗的政治、與黑暗同流合汙的政治!因為聖經教導我們要順服在上執政掌權的嘛。(請見《識透三自教會》[4] 4章剖析這些主的門徒如何用《羅馬書》131節做遮羞布的。)

 

近來紅歌唱遍中國大地,響徹五洲四海;好不熱鬧!君不見在中國大陸的教會之中,也是紅歌激昂,東風壓倒西風,直沖雲霄嗎?君不見在黨的90生日上,那些號稱信神的,一個個都爭先恐後紛紛踴躍聯臺高歌頌贊嗎?好像是果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們基督徒能夠平安無事地在富麗堂皇的教堂中唱歌的福分了。簡直惡心至极!若是因為人在大陸,所以迫不得已,只有趴在那惡者的腳下。那麽人在美國呢?在世界其它各地呢?一次,不,是多次在紐約的某些教會與大陸天津的合唱團聯合舉辦的雅歌晚會上,不是照樣飄蕩著黨啊,親愛的媽媽的歌聲嗎?一個以公義慈愛之 神為天父的基督徒,怎麽又認一個邪惡的黨為母親呢?神是父,黨為母,把聖潔的 神與邪惡的黨如此强拉在一起,如此褻瀆 神;你的膽子也實在太大了!為什麽會出現這種三不像的場面呢?魔鬼就是要以這種令人惡心的表演來彰顯它的威力與強大!要讓眾人清清楚楚地看到拿了外國的護照又怎麽著了?美國人又怎麽樣?不照樣是想錢,想發展,結果還不是得下拜嗎?這些都一一印證了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的話。(路加福音46-7節;約翰一書519)自由世界的教會,特別是主流教會豈能例外?例外了怎麽能保持或變成主流呢?

 

在紐約的長島,有一位來自大陸的戴傳道,其講道時常常會用贊美的口吻引用那黨的領袖們的講話;像引用聖經一樣的自然。在一個來自臺灣的基督徒占絕大多數的主日聚會中,他曾三番幾次地問會眾誰是中國大陸的國家主席。見沒有回應,就說,要打屁股了。下次還要考你們。 這是不是在搞政治,是不是在進行中國最重要最基本的政治課的考試呢?然而,當被問到中國大陸對真門徒的逼迫和三自教會的性質時,他卻猶猶豫豫,然後笑容可掬地說,現在好多了。他們已經要求丁光訓 [5] 少講話了。連趙樸初 [6] 都說他了:你怎麽把人家的因信稱義改成了因愛稱義?現在好多了。好多了。 (可見這位佛教協會的會長不光要研究佛經,還得研究聖經;看來做共產黨的宗教領袖,是真不容易呀。)

 

這位戴傳道為那些參加三自的辯解道:但以理不是做了巴比倫總理?約瑟不是任了埃及宰相嗎?這與參加三自有什麽不同呢?一切的政權都是 神所設立的嘛。我們應當順服在上執政掌權的。我們不應該反對政府,即使政府怎樣邪惡。 神有他的時間。時間到了, 神就會把它挪去。

 

一位弟兄問道:那 神怎麽把它挪去呢?

 

這 只有顧左右而言它了。

 

這戴傳道現象不是個別的,且看2008年由三百多位傳道人和同工在美國舊金山達成的共識是如何為中國的執政掌權者禱告的吧:我們祈禱,願上帝賜福中國的執政掌權者,使他們更有治國的智慧與能力 我們祈禱,願全能的上帝,賜福他的兒女,以百般的忍耐、溫柔、謙卑,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7] 對於如此腐敗墮落的執政掌權者,不但不指出其滔天的罪惡、告誡其要棄惡從善,反而要上帝賜福他們,這是什麽基督信仰啊!而且要使他們更有治國的智慧與能力。豈不等於說他們已經有了一些治國的智慧和能力,只是要 神在此基礎上加添給他們?這豈不是說他們目前魚肉百姓的智慧和能力還不夠,還要 神多多地賜給他們?這種提倡、引導和歌頌邪惡的行為,豈不是在明明地褻瀆公義忌邪的 神啊?!(出埃及記2053414)更進一步,在誰都知道中國的執政掌權者是要多黑就有多黑,哪有什麽公義二字的今日,卻要 神的兒女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這不是顛倒黑白的彌天大謊,是什麽?!你們這些傳道人,在傳什麽道啊?你們自稱是一群要承擔上帝賦予的福音使命的使者,那就先搞清楚上帝的福音是什麽吧,那就是要人認罪悔改,(馬太福音327-10417)更不可妄稱耶和華你上帝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出埃及記207) 主也不會因你們會鉆營,會變身,擁有著名傳道人和牧師等頭銜又整日主啊,主啊的,而认不出你们究竟是谁。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與牧人為敵,必向他們的手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以西結書3410

 

弟兄姊妹,要警醒啊!聖經多處指出有假基督假先知要出來,迷惑眾人,倘若能行,連選民也要被迷惑了。(馬太福音2424)主一再告誡我們要警醒禱告!否則就會入了迷惑。不要以為掛了牧師、傳道、先知等頭銜的就是 神的仆人了。而且,這些人既要迷惑人,就會真真假假,把真理與謬論攪和在一起,把假的用真的來包裝,讓人模模糊糊的看不透,這才可以迷惑人那!《舊金山共識》一看之下,真是氣勢磅礴,句句動人啊。不知感動了多少人?不,是迷惑了多少人!所以,我們要多多禱告,時刻警醒,不為權勢和利益所動,祈求那識別諸靈的聖靈來帶領。這樣,我們才不至於被這世界、被環境、被宗教人物迷惑了,才不至於成了他們口中的羊,才能在真道上站立得穩!

 

大家不妨思想一下,若是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何西阿、阿摩司、約拿、彌迦、那鴻、哈巴谷、西番雅等眾先知在今日,他們會說什麽。把今日的中國與當時的猶大國、以色列國或眾列強相比,看看當時這些先知們是如何毫不畏懼地指出當權者和百姓的罪孽的,是如何宣告 神的審判的,就知道他們會對今日的當權者說些什麽了。他們會求 神賜福中國的執政掌權者,使他們更有治國的智慧與能力?還是會直言不諱地放膽宣告: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這些作惡的,若不離棄惡行,我必使災禍臨到這地!

 

作惡多端的以色列王亞哈想要攻打基列。四百名先知在他面前說預(謊)言: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唯有米該雅是 神忠實的仆人,誠實地傳講 神的啟示就是亞哈王必定死在戰場。這是1:400 的兇言。王自然不願聽,更不願信。結果呢?只有送命在戰場。(歷代誌下18章)如今也一樣,三百多名傳道人為惡貫滿盈(也許還差一點)的中國的亞哈王祈福。雖我只有一人,卻要對中國的亞哈王說:你這作惡的!當立刻認罪悔改!秉公行義!否則,神不會賜福反而降災。在你罪惡滿了的時候,你的死期就到了!

 

1:300。中國的亞哈們啊,信我這單一的兇言還是那三百吉言。你們自己選擇吧。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因土地家園被霸占而只有以自焚相抗的是你的弟兄,你難道會不覺得自己的兇暴嗎?現如今,百姓因強拆而被逼自焚的事例比比皆是,件件慘不忍睹,已如家常便飯讓人見怪不怪了。然而這一切絲毫沒有觸動你們的神經,反而卻慘無人道地宣揚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爆滿你們私囊的方法)就是離不開強拆強征。這樣將 神所賜的良心和同情心都拋棄的人末後會是怎樣的光景呢?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因沒錢買書而自殺的孩子們是你的兒女,你難道會不覺得自己就是兇手嗎?當你們將子女送出國讀書,面對巨額的留學費用,視如袋中零錢,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時,卻對無數好學的孩子們將手中一本破舊的教科書視作珍寶、有些甚至因為家裏買不起幾十元錢的書籍而自殺的事件熟視無睹。你們非但不思力圖改變這些境況,還毫不反省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將來見審判者時,該要哀求痛哭了!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看不起病,只有在家等死的是你們父母,你難道會不覺得自己的冷酷嗎?現在這個社會中,權貴富賈生病能得到最好的治療和最精心的護理,他們就該延年益壽;而窮苦平民就不應該生病,得病就該自認倒黴,就該被醫院拒之門外;這是你們喊了幾十年的救死扶傷嗎?多少貧困百姓因為掏不出動輒四五位數的醫藥費,買不起醫療保險,得不到應有的醫療福利而絕望地放棄治療,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人一步步地走向死亡啊!面對這樣的社會現狀,你們的良心竟沒有感到一絲的不安和羞愧嗎?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為了能吃飽飯而整日勞累被壓彎了脊梁的童工們是你們的孩子,你難道會不覺得自己是真正的惡魔,活生生的吸血鬼嗎?當你們將一頓頓成千上萬的宴席視為家常便飯之時,當你們在餐桌上飲酒作樂,大發邪情逸致之時,有多少窮苦人家的孩子為了維持家裏的生計,在本是朝氣蓬勃的少年時代就被迫輟學,挑起了生活的重擔,用他們弱小的身體,幼稚的面龐為一日三餐與悲慘的命運抗爭著,搏鬥著,掙紮著呀!這些你們都沒有看見嗎?是的,你們那本該有點良知的心恐怕是永遠也不會看見了!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被囚禁在艾滋村裏的難民們是你的親屬,你難道會不覺得自己的無情?是誰一手造成了艾滋病在中國貧困地區的蔓延?是誰該為這些無辜染病的百姓負責呢?這些因鼓勵賣血而釀成的血禍,不正是你們貪求政績中飽私囊的結果,不正是你們所欠下的血債嗎?你們呢?卻像沒事人一樣的逍遙自在,為保自己的烏紗帽,竟無情地將一個村接一個村,一個莊接一個莊的這些政策響應者、人間慘劇的受害者囚禁起來,任由病魔將他們折磨致死。你們這些喪盡天良,踐踏 神看為寶貴的生命,藐視 神的公義與憐憫的亞哈們呀!當審判之日,神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 (出埃及記205-6347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有冤無處伸的百姓是你的家人,你難道會覺得自己的貪贓枉法、枉屈正直、顛倒黑白、玩弄法律,當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和諧的象征嗎?在這人吃人的社會裏,有權有錢的人可以肆意妄為,因為法律本不是為你們定的,乃是為體現你們的意誌,保護你們一切的犯罪行為而制定的。而執法者不過是你們的工具而已。他們的任務是要讓那些犯罪的百姓認罪服法,讓沒有犯罪卻竟敢表示不滿的廣大平民百姓順服在鐵蹄之下,任你們宰割。中國老百姓的法,說穿了就是黨;黨就是人民的法。既是憲法,也是刑法,更是民法;因為一切的法都是在黨的親切關懷與領導下制定和執行的。是的,在這個黑暗當道的世界裏,你們的能力的確很大,可以一手遮天,可以逃避法律的懲罰;然而在末後 神的審判臺前,你們現今的能力就是你們的罪惡,那时你們還有什麽能力可以逃避公義的審判呢?(約翰福音529;啟示錄2011-15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依著良心行事為人的是你的至親,中國還會有良心犯嗎?那些眛著良心幹壞事的人可以呼風喚雨、橫行霸道、逍遙法外;一個不為自己的名利,對他人的苦難感同身受,順從 神放在人心中的良知行事,為弱勢百姓喊冤維權的,反而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以各種罪名被強行判刑、送進大牢,甚至被謀殺或人間蒸發。這是一個怎樣兇惡殘暴的世道啊!時候將到,公義之 神要把你們送入那燒著不滅之火的永遠的天牢!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只有靠妻子賣肉(而且丈夫還要接送),來維持一家老小溫飽的無數下崗工人的家庭,就是你的姐妹之家,難道你還會借口為了國家(其實是黨的利益集團)的騰飛,迫人下崗,逼良成娼嗎?你這做丈夫的願意送妻子去任人糟蹋蹂躪嗎?這些下崗者和那些失去了土地的農民們,走投無路,被逼得只有靠拼命出賣血汗、甚至出賣肉體、出賣人的尊嚴來謀生、為子女交學費、為老人就醫買藥。多病體弱的或不願出賣人格的,只有清菜淡飯,勉強溫飽,捉襟見肘,破瓦寒窯,家徒四壁;哪還能有上大學或看病的奢望啊!你們真是把窮人頭上所蒙的灰也都收刮盡了,把百姓骨頭上的肉都剔得幹幹凈凈了!(阿摩司書27;彌迦書32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若那些反對腐敗要求民主自由的六四學生,是你們的孩子,你們還會用坦克碾壓、用開花子彈奪去他們年輕的生命嗎?若那些在地震中遭難的孩子們,是你們的孩子,你們還會為了中飽私囊去建那些豆腐渣般的校樓嗎?這些六四學生的血,這些因你們的貪婪而被活埋的孩子們的血,在地底下哀告呼喊!且已經達到了上蒼!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為了金錢和形象工程,你們不惜破壞自然,汙染環境,糟蹋 神賜給所有中國人的土地、水源和空氣;使氣候一年比一年惡劣,不適於生存。你們躲在裝有先進清新器的官府豪宅和汽車裏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享受著特供的美食飲品。而十幾億的中國人,則只有生活在被你們努力破壞了的環境之下,吃的是被心靈和環境汙染所創造出來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學食品;喝的是含有各種成分莫測、讓人心裏發毛的自來水;呼吸的是會導致癌癥等各種疾病的現代化空氣。可憐的百姓們,如同羊羔一般,任你們施行慢性集體屠殺。你們不顧百姓的死活,只求自己能長命百歲。能嗎?豈不知眾百姓所遭受的苦難,必歸到你們的身上嗎?!因為耶和華 神說:你怎樣行,他也必照樣向你行;你的報應必歸到你頭上。(俄巴底亞書115

 

中國的亞哈們啊!要知道你們的罪孽實在是罄竹難書啊!神的烈怒必傾倒在你們的頭上!

 

但是,想到你們也是父母所生,想到你們也是為人父母,想到神的烈怒將臨到你們,我裏面就湧起了憐憫之心,我想是被 神感動了。所以就不免想告訴你們一條活路。就是要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十字架上的救恩,從此行 神的公義良善之道。你就必享平安和永生!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麽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加書68

 

看那!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個人所行的報應他。(啟示錄2212

 

主啊,願你那公義的審判速速到來!

 

邵俊 2013628



[1] www.china21.org

[2] 中國三自教會的前領導人丁光訓等都被黨稱為的親密朋友 http://cpc.people.com.cn/n/2012/1127/c87393-19716246.html 6/28/2013

[3] 三自的宗旨是在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領導下堅持自治自養自傳、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方針為促進臺灣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為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而貢獻力量。有關三自,請見《末世警鐘之一:識透三自》 http://www.china21.org (3/31/10)

[4] www.china21.org

[5]丁光訓乃是(前)歷任三自二會主席會長,主張因愛稱義,認為啟示錄乃是對美好未來的虛擬手法的描述,並於90年代開始號召要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要清除信仰中不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東西。

[6]趙樸初是中國歷屆佛教協會會長。黨對他的評價是趙樸初同誌堅決擁護黨中央制定的關於宗教工作的一系列方針政策和重要指示,積極協助黨和政府全面正確地貫徹執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強對宗教事務的管理,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http://www.hudong.com/wiki/%E8%B5%B5%E6%9C%B4%E5%88%9D 3/31/10

[7] 《舊金山共識》http://www.gospelherald.ca/template/news_view.htm?code=gen&id=1060 7/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