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組圖一:強征土地強遷民房:百姓求告無門,只有自焚抗議。

 

強行拆遷城市居民房屋,把居民趕出城市中心;強行征用土地,奪走農民的命根子。建造高樓大廈,轉手倒賣,謀取暴利。這就是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中國GDP年年飛躍的主要因素。各級政府官員與開發商相互勾結,爆滿各人的腰包。失去房屋土地的百姓只得到一個零頭賠償。官官相護,官官互惠。公檢法黑道配合默契,一起魚肉百姓。百姓抗爭的結果就是被公安武警黑社會依法鎮壓、暴打、謀殺。百姓們上告無門,被逼上絕路,只有自焚服毒,用自殺以示抗議。全國各地,慘案連連,讓人心碎。

2011910日上午,家住江西省撫州市宜黃縣鳳崗鎮農科所東門郊外23號的75歲的葉忠誠、59歲的羅誌鳳和31歲的鐘如琴,為了抵抗自家的房子被政府強制拆遷,自焚跳樓。圖片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8cfd10100l28y.html


2011725日,家住陜西省延安市洛川縣楊舒鄉北谷村的王寬旺在被拆的房屋廢墟上澆上汽油點燃後縱身跳入火中。案發前日, 鄉鎮府派了十幾個人,說要協商拆遷賠償問題,將王寬旺騙到村支書家,然後將王的父親強行帶離現場,動用鏟車幾下子就將把房子推倒了。房子被強拆後,王寬旺和父親王韓順多次找縣、鄉政府要求協商解決問題。但各級官員相互推諉搪塞,踢皮球。百般無奈,王寬旺選擇了最後的抗議方式點火自焚。醫院診斷證明:王寬旺全身62%的面積重度燒傷,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面對每日近萬元的治療費,鄉鎮府陸續給了13萬元,地方人大孫主席威脅王家:如果把這事投訴給媒體,就退還鄉政府墊付的這13萬元醫藥費。圖片來源:http://www.2ndw.com/bencandy.php?fid=36&id=14193


2011518日,江蘇省揚州市解鵬在市政府大門口自焚。33歲的解鵬上有老下有小。515日晚,他出門不久,十幾個不明身份的人就包圍他和兩兄弟的家(三棟連體房),砸毀大門後扣押了全部家人,並對解家進行24小時精神折磨。同時還沒收手機,打壞並搶走家裝攝像頭,逼迫三家簽字接受他們的拆遷條件。因解家堅決不同意,在幾天的爭執中,家人一直遭到毒打,連78歲的殘疾老人也沒有放過。在此期間,免遭扣押的解鵬一直在找政府各個部門希望能解決問題,卻如同皮球一般被踢來踢去。不僅如此,拆遷公司雇用的黑社會人員的一直追趕抓捕他。絕望中,解鵬被迫在市政府大門口自焚。路人看到他渾身是火,還一個勁兒的朝市政府裏面爬去。可憐的百姓,哪兒有伸冤的地方?黨的政府,不就是人間地獄麽?圖片來源: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1/n3263570.htm


2009XXXX日,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當地政府派了強大的強遷部隊,開著多輛拆遷車、警車、救護車,包圍了唐福珍的家。起初唐福珍還對黨領導的人民政府抱有一線希望。她在屋頂上高高地樹起了五星紅旗,指望以此喚醒那些忘了本該是人民的公仆、為人民服務的黨的官員們,因為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是千萬窮苦的百姓犧牲了生命打下的江山,人民才是這江山的主人。哪知黨根本不吃這一套,(誰讓你們信我黨的宣傳?那是你們自己愚蠢!)命令執法人員持械破門沖入,一陣暴打,唐家人仰馬翻看到這一切,唐福珍終於明白了這人民的江山不是人民該活的地方。絕望之際,唐福珍在五星紅旗下點燃了自己。可是,在唐福珍已經燃燒之際,強遷竟然還按計劃有條不紊地執行;甚至,在唐福珍彌留之際,還不準親人探視 圖片來源:http://people.hnce.com.cn/c/2009-12-03/49155.shtml

 


http://pic3.zhongsou.com/img?id=380d2097fd11c04018f

201171日,在黨的九十大壽之日,湖南省常德市漢壽縣酉港鎮的六戶多名農民在常德市檢察院門前集體服下劇毒農藥甲胺磷自殺。原因:房屋被搶奪,上訪15年毫無結果。他們的《集體自殺真相》道出了法院和檢察院的本質:一個是虎豹一個是豺狼。九十年來,這些豺狼虎豹活活吞吃了多少中國百姓?圖片來源:http://bbs.zhongsou.com/3/20110701/1668471.html


被打死安守林照片被残忍棒杀的闫玉刚

 

1993年起,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政府、利民開發區管委會和街道辦(原鄉政府)從所轄六個村強征良田四萬五千多畝(以不到市場價的二十分之一補償農民),侵害三萬失地農民的經濟利益和生存基礎。199910月,時任利民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孫申才率50多名警員,強占裕強村袁家屯42戶農民的8.4公頃良田。安家三兄弟帶領廣大村民奮起抗爭。11月,同情農民的村長和黨支書被黨撤換成村裏的惡霸袁景春和姜德純,新官上任十多天就雇傭打手8人,把50歲安守林打死(上左圖),其父母和兒子在其後幾年間抑郁而死,兇殺主犯至今未歸案。20085月,鄰村裕田村維權農民閆玉剛被開發公司的打手打死(上右圖),其兄弟被打成重傷。 來源: 俞梅蓀: 《哈爾濱裕強村民集體舉報賄選紀實》


20111125號深夜,年僅28歲的桂林靈川縣大圩古東村維權村長秦小連被當地警方打死。一直在為該村村民維權的秦小連於20112月被村民選為村長。之後,秦小連堅持為村民維權,抗爭政府強征土地。政府官員試圖以5000元買通他,但他將此事告訴了村民。隨後,黨就動用公安追捕秦,並在抓捕過程將秦活活打死。憤怒的村民打出了警察暴力慘忍打死人,還我公民一個公道的橫幅。可是,在豺狼當道的社會,哪裏還有什麽公道可言!圖片來源:博訊新聞網

 

 

--情系勿看 良心奉献!! - 血魂愿的博客 - 血魂愿的博客--情系勿看 良心奉献!! - 血魂愿的博客 - 血魂愿的博客村民在烏坎村內掛大型橫額示威。法新社--情系勿看 良心奉献!! - 血魂愿的博客 - 血魂愿的博客--情系勿看 良心奉献!! - 血魂愿的博客 - 血魂愿的博客

2011 9 21日廣東陸豐烏坎村爆發村民維權行動,反對強征土地,要求民主,長達數月。政府調動數千武警封鎖烏坎,對烏坎進行斷糧、斷水、斷電。帶頭維權的村民,56歲的薛錦波,被酷刑折磨暴打致死。憤怒的村民們趕走了黨的村官,以磚頭石塊和木棍鐵通還擊趕走前往鎮壓的軍警。


--情系勿看 良心奉献!! - 血魂愿的博客 - 血魂愿的博客

突破重重圍困來到村裏的香港記者憤慨道:烏坎村民被人民子弟兵圍困多日,與外界失去聯系。政府封鎖各方消息。今日終於來了一名香港記者,竟全村跪哭!這是什麽世道,村民只不過想要回被貪官私賣了的土地,卻落個勾結境外勢力的罪名。中央政府卻裝聾作啞。對內這般兇殘,對外何等軟弱!身為國人可悲可恥!來源:Apple Daily 蘋果日報網上版 --2011-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