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圖組六: 無錢看病

 

引言:沒想到在搞了六十多年的社會主義的中國,居然老百姓看不起病!大的不說,就說看一次小小的感冒,幾百上千人民幣已經是標准行價。比較一下還不到千元的全國人均月收入,就知道有多少百姓是否看得起病了,就知道有多少百姓是否買得起醫療保險了。這社會主義社會不是老百姓的社會嗎?當家作主的百姓,居然看不起病?況且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早已齊身於世界列強了,怎麼百姓還看不起病?通過改革,黨把廣大的百姓給甩了。因社會要發展,三個先進代表的黨要向現代文明社會邁進,絕不能被這廣大的百姓拖住了后腿。老百姓生病?隻有自認倒霉。本來高喊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們在黨的領導下(哪個醫院不是在黨的領導下?哪個醫院領導不是黨員?哪個醫藥費不是黨制定的?)都變成了吸血鬼,想方設法敲詐病人,因為醫生也要致富嘛。不是我貪財要紅包。因為不收紅包,病人不放心哪。

 

 

 

 

貴州省茶花村:八十多歲的王婆婆生病后,無錢醫治,隻能蹲在火爐旁用火爐的熱量維持生命 無數這樣的老人,他們的一生的血汗都被黨榨干了,到頭來卻連看病的權利都沒有。照片來源:tt.mop.com

 

 

 

十三歲的她整日就這樣趴在一米高的豬圈圍牆上看世界。她母親含著淚說:女兒十二歲得了乙型腦炎。家裡無錢為女兒治病,政府又根本不管。可憐的女兒從此就腦子壞了。白天大人要勞動,無人管女兒。又怕她走失,無奈下才照片來源:tt.mop.com

 

他出生在湖北省武漢市一個窮人之家。不幸的是未滿周歲時患了腦膜炎,更不幸的是家裡貧窮而無法得到應有的治療。而黨的各級領導們都忙於爭權奪利,中飽私囊,哪有空閑管窮人家的孩子死活。這不幸兒從小掙扎於腦膜炎后遺症。語言智力功能全失。家人隻有把他從小綁在凳子上。如今十四歲了,身才如同八、九歲的孩子。嘴裡隻會含糊不清地發出咿呀聲。照片來源:tt.mop.com

 

 

 

年邁的母親患了重病,沒錢治療。孝順的他,從四川來到廣州,希望能夠打工賺錢為母親治病。眼看著母親的病一天一天地加重,而他仍舊沒錢將母親送進醫院。情急之下,持刀搶劫。結果被判刑56個月。而母親卻在他服刑期間永遠地離開了他。得知母親過世的消息,他嚎啕哀哭。悲慘!

照片來源: tt.mop.com

 

 

這是正宗的山寨呼吸機。就是靠著這由幾位農民發明的呼吸機,一度生命垂危卻無錢上醫院的安陽崔家橋鄉冀庄村的一個十五歲的女孩才活了下來。一名醫療界的人大代表感慨道:山寨呼吸機的發明是最心酸最無奈的發明。一些衛生工作者應該為此感到恥辱!難道掌管著十四億中國百姓生命的黨不更應感到恥辱嗎?!你這人大代表黨的橡皮圖章,舉手機器,欺騙百姓的工具,就不應感到羞恥嗎?你們不會感到的。因為,百姓,隻是你們砧板上的魚肉而已。 照片來源:tt.mop.com

 

 

 

河南省信陽市的這對可愛的年僅一歲半的雙胞胎均患有嚴重的復雜性先天性心臟病,若不及時手術,很難存活到少年時期。做母親的隻有以淚洗面,因為即使傾家蕩產也隻能勉強支付一個孩子的醫療費用。照片來源:tt.mop.com

 

 

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萬如村一間破舊的房屋中,一位八十六歲的老婆婆躺在陳舊的木板床上,蜷曲著身子,鼻孔中傳出微弱的呼吸聲。婆婆已經一周沒有進食了,身患腦梗塞、結腸炎、風濕病、骨質增生等多種疾病,身體已經極度虛弱,急需住院治療。但是,沒有錢。雖然是社會主義社會,人民當家作主。但是,沒錢的人民,是無法看病的。這位老人,曾經,在日本人的手下,慘遭凌辱﹔如今,在共產黨的手下,隻有等死。照片來源:tt.mop.com

 

 

 

這八十多歲的母親,身后是身患胃癌而沒錢治療的兒子。兒子因疼痛在床上翻滾著,面部表情十分痛苦。穿著一雙破舊布鞋的母親蹲守在床邊,不時地給兒子整理著被子,並用手巾擦拭著兒子額頭上的汗珠,縱橫著老淚安慰兒子:兒子,忍著點,忍著點。會過去的,會過去的。后來,母親獲悉賣腎能得大錢,便在打印店老板的幫助下,制作了大量賣腎救兒的傳單。隨后,她懷揣著厚厚的傳單,走街串巷張貼救兒海報 照片來源:tt.mop.com

 

 

中年的他,被下崗了。接踵而來的是,得了白血病。醫院已下過4次病危通知單,說隨時可能死亡。醫生建議他做干細胞移植治療。但首期至少需十萬元費用。家裡為他治病早已債台高筑,根本無法籌措。癌症晚期的他,渾身疼得受不了,需吃止疼藥緩解疼痛。可是家裡實在無錢購買每日五十元的止痛藥。現在他身體疼痛一發作起來就往牆上撞。因為受不了錐心刺骨般的疼,他曾二次試圖割腕自殺照片来源:tt.mop.com

 

 

 

他左腿患有骨瘤,但是無錢醫治。駐著拐杖,四次來到廣州,希望得到人民政府的幫助。但是,沒想到人民政府根本不睬他。看到一群群的人民公仆們進出豪華飯店,一頓飯錢足以支付他的醫療費用。他終於明白了人民政府不是幫助窮苦人民的政府,卻是吞吃無助百姓的政府。在廣州流浪十多天后,他一無所獲,隻有黯然回到家鄉,與母親抱頭痛哭。照片來源:tt.mop.com

 

 

她在無聲地哭泣。她在絕望地哭泣!因她活不久了她賴以活著的透析機正在被北京市政府強行奪走。他們是一群尿毒症患者,靠透析維系生命。但是,他們一輩子省吃儉用下來的一點積蓄根本不夠他們去醫院透析幾次。他們就在北京市通州區白廟村的一個院落裡組建了一個自助透析室。十個人的生命就靠三台二手透析機維持著。可是,政府以違法的名義,強行奪走了他們的透析機。私自組建透析室是違規的﹔不讓病人活著卻是合法的。這是什麼法啊?!這不是硬是要人死嗎?!這跟殺人有什麼區別?不過,對謀害了數千萬生命的黨來說,區區十條人命,又算得了什麼! 照片來源:tt.mop.com

 

 

 

 

尿毒症患者之一。以前,她就是靠身后的二手透析機活命的。可是如今,透析機被黨沒收了,讓她怎麼活呀! 照片來源:tt.mop.com

 

 

河南艾滋病村一家庭:貧窮、疾病與死亡的主題。中國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指示不管白貓黑貓隻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其實踐就是不管用什麼手段,隻要能賺錢就是好!賺錢,賺錢,賺錢!全國上下一切以賺錢為中心。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各地方政府興起血漿經濟,尤其是河南省為甚,因這是地方政府發財搞活經濟的捷徑。在各級政府的宣傳鼓動下,血漿經濟吸引了千百萬窮得叮當響的想富起來的老百姓。因他們不象當官的可以靠權爆富,權就是錢,大筆一揮,黃金滿屋,公章一蓋,財源滾滾﹔所以,賣血對他們來說是最容易掙錢的途徑。所得的血錢,可以暫時過溫飽的日子,其實根本談不上致富,因血漿經濟的大頭還是落到了當官的腰包裡。可是,誰也沒有想到,政府根本不把老百姓的生命當作一回事。採血,分離血漿,輸回血細胞。操作過程敷衍了事,無視交叉感染,就這樣,艾滋病毒不知不覺地進入了無數賣血者的身體。據估計,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全中國約有500萬人因賣血而得艾滋病。各級政府卻掩蓋事實,一方面整村整村封鎖起來,讓血禍受害者自生自滅,一方面打壓抹黑誣陷為受害者奔波呼吁的高耀潔醫生等良知人士。詳情見高耀潔所著《高潔的靈魂》。

照片來源:盧廣攝影。

 

 

血禍帶來的災殃也臨到了無數的孩子們

照片來源:tt.mo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