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圖組七: 下崗工人。蒙愚弄,獻半百血汗﹔遭拋棄,落赤身貧窮

 

在黨漂亮的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口號的愚弄下,在黨的負責生老病死的許諾的欺騙下,他們曾經流血流汗把前半身都獻給了黨。可是,隨著所謂的國營企業改革,他們幾十年所創造的數不盡的財富落入了國戚皇親們的腰包,而身無分文的他們卻成了黨的包袱,成了所謂中國飛騰的累贅。所以,在為了國家的現代化、為了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幌子下,他們,5千萬,被下崗了!這個群體,曾被黨捧為領導階級的一族,成了當今中國社會最弱勢丶最艱難丶最無奈丶最底層的棄兒部落。親民愛民的黨那一點點的惠民政策中沒有他們的影子,政府和社會對他們熟視無睹。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上有老,下有小,自身病體纏附、年齡偏大、缺乏文憑、技能單一,缺乏再就業條件和機遇。經過十多年的痛苦磨難,如今更被基本生存、社保、醫保等生活現實逼得焦頭爛額、飢寒交迫、走頭無路。被黨拋棄,被改制掃地出門的千百萬下崗、買斷、失業的工人無收入,無社保,無醫保。這些人中,年過半百,有的下過鄉、扛過槍、經過商、一身獻給黨,半百以前的人生都是為黨創造財富的機器,可是到老卻沒人養,卻被無情一腳踢向社會。所得補償的金額,還不足官場的一頓飯錢。就這杯車薪之水,還要自交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費用,不要說還要養老養小,就是自己糊口都無法做到。生活無著落、就業無門路、生存無保障、上訪無結果。他們聽著宋祖英的好日子,過著窮日子﹔熬著苦日子,夢著出頭日子

 

1105201502411975

在解決了溫飽問題的現代中國,居然領導階級中還有人的新年願望是吃飽不餓。因這領導階級早已成了乞丐階級。他是遼寧20多萬人的大集體下崗職工之一。這個弱勢群體被稱為丐幫大軍。下崗十幾年來,丐幫的生活已經深深地陷入了困境。來源:【大紀元20110521日訊】

 

http://ol6.photo.qq.com/?file=B379CA483E2C691C739FC193B9A1F35329CA9D32B8D3540FCB59B7187766E805

 

這位久坐雨中的老人,他在想什麼?他這樣默默地坐在雨中,又要說明什麼?無數的老工人,他們被黨榨干了血汗,剩下的隻有無聲地向天哭訴!照片來源:http://ol6.photo.qq.com

 

 

http://ol9.photo.qq.com/?file=0637C77F456DF2A6FDB5B8C9F427DB2051827605DF05316518C70D35278BD741

 

寒天酷暑,日晒雨淋。咬緊牙關,累死累活。因為家裡有老有小。年邁的父母要看病,年幼的孩子要上學。自己也要有飯吃啊。下崗工人謀生難啊!照片來源:http://ol9.photo.qq.com

http://ol5.photo.qq.com/?file=EAAE0DE259D5E6BA32023DAFB18EE5FB985822D0410B0C69EF42EA5B8BFEC331

 

下了崗,沒有了生活來源。本想擺個地攤,勉強養家糊口。沒想到連這活路也被黨指示城管給斷了。絕望的眼淚,有誰關心?要知道,男兒有淚不輕彈啊!照片來源:http://ol5.photo.qq.com

 

1322282914302

 

來源:中華網論壇。

 

請看齊魯石化下崗工人的哀歌。

石化城邊垃圾場,幾個老漢在拾荒,兩鬢斑斑似染霜,滿面灰垢舊工裝。手拿鐵鉤翻垃圾,又刨又抓又扶筐,垃圾車輛來到場,就像當年會戰忙。

老漢來自石化廠,七年之前下了崗,年老零工無人雇,生活來源沒保障。無產無業沒單位,下崗不能去偷搶,拾荒來到垃圾場,換點口糧度時光。

白發老漢趙援朝,高個建國他姓張,駝背漢子李新民,三人來自不同崗。當年援朝是勞模,建國也把先進當,技術標兵李新民,如今收入靠拾荒。

抗美援朝年代生,父輩保國去戰場,六歲那年大躍進,全民響應來煉鋼。七歲早起去排隊,隻為食堂那碗湯,隨后又是大災荒,上課餓得心發慌。

學習雷鋒好榜樣,上學途中推車忙,義務勞動砸石子,隻為學校建操場。學工進廠洗工裝,學農又要去農庄,自帶伙食錢和糧,割麥打場插稻秧。

中學趕上大文革,全國各地串聯忙,回校又把衛兵當,停課革命學業荒。文攻武衛權爭搶,怕事回家去躲藏,學校駐進工宣隊,上課隻把斗爭講。

初中沒讀畢了業,又遇上山和下鄉,知青不把條件講,插隊都去窮村庄。不與農民爭口糧,九二三廠工人當,一月工資十八元,仍學父輩緊緊張。

建了煉廠建胺廠,正逢反蘇備戰荒,挖洞卸車抬石筐,人人干活學趕幫。三老四嚴四一樣,創造條件也要上,沒有吊車人肩扛,從不會把價錢講。

裝置開工去頂崗,重要崗位我承當,維護檢修獨自擋,艱難辛苦從不講。知識貧乏心惶惶,夜夜燈下讀書忙,盼到招生春風響,7.21大學進課堂。

三年苦讀畢了業,又是乙烯項目上,荒山雪地搞測量,還要挖溝抬土筐。乙烯緩建我安家,計劃生育又趕上,先抓生產后生活,住了多年土坯房。

四化建設號角響,百廢待興俺更忙,新建項目加班常,撫老養小人漸蒼。經濟調整形勢變,調去勞服辦工廠,精心經營效益好,經理親戚把廠搶。

企業更換貪廠長,工廠虧損獎金黃,一心隻想保平安,如斯度日也不妨。但能苟且偷生過,豈料改革大飛揚,減員增效國企廠,誘惑協解下了崗。

沒了工作收入黃,苦思夜想把計商,投資辦個小作坊,工商稅務逼關張。擺個小攤家門旁,也能買米度飢荒,城管來了一大幫,踢翻小攤收簸筐。

他倆外聘去建廠,工廠建好又回鄉,退休年齡差幾歲,遵紀守法要主張。千般思量萬般計,俺仨隻有來拾荒,不算違法不偷搶,不惹城管把身藏。

老哥仨人心回想,今天怎麼這個樣?建設祖國作貢獻,黨的指示滿胸腔。過去建設多流汗,如今改革淚流光,我為石化鞠躬瘁,企業把我當爛瘡。

下崗七年無人問,關系早已交地方,生存問題沒人管,政治地位更別講。人大選舉無選証,公民權利被遺忘,訴苦訴冤有何用,誰會替俺作主張。

 

是啊,這些被黨踹入絕境的弱勢群體,有何處可訴苦喊冤?有誰會關懷他們?

來源http://www.haodaxue.net/html/68/n-8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