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因计划向国际媒体宣传信仰自由而被抓被软禁

 

2011130日。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三位信徒被抓,五位被软禁在家,更多被警告不要去参加聚会。因为当日下午,有一家比利时电视台要采访他们,报道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这家电视台是跟随比利时的一个天主教的主教来中国访问,130日上午要去北京天主教南堂去参加主日敬拜,结束后,下午要采访家庭教会,就约了圣爱团契。圣爱团契的负责人徐永海和信徒们原计划向世界显示中国有一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没想到,当日的聚会被警察阻止,弟兄姊妹被抓被禁。这就是中国政府、一些国际媒体、和不少基督教大大小小的信徒们所宣传的信仰自由。

具体情况请见以下圣爱团契的负责人徐永海的求助信。

北京被抓被软禁的基督徒的求助信

----请肢体们为我们祈祷,请朋友们给予关注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130日星期日11

今天上午刘凤钢牧师、梁景禄弟兄(聚会的家主)在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点被警察带上警车带走。徐永海弟兄、高洪明弟兄、胡石根弟兄、杨靖弟兄及出狱没有几天的何德普被警察软禁在家中。赶到聚会点的一些主内肢体(如王玲等)也被警察带上警车带到派出所问话。今天,我们的主日敬拜、主日聚会被警察阻止了。

在一周前,比利时电视台找到了我们教会(圣爱团契),对我们说,比利时的一个天主教的主教要来中国访问,30日(今天)上午要去北京天主教南堂去参加主日敬拜,他们要到那些采访。在采访后,他们很想找一个家庭教会采访一下,来报道一下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希望来我们教会(圣爱团契)。

因要过春节了,一些主内肢体计划要去外地探亲(如胡石根),有可能来不了教会。30日这一天因为把假日给了春节,一些主内肢体要上班(如贾建英),有可能也来不了教会。我们的教会本来人就不多,这样人就更少了。为此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和刘凤钢牧师所带领的教会(主爱团契)决定在一起聚会,一起进行主日敬拜、主日聚会。

刘凤钢牧师现在所带领的教会(主爱团契)的多数肢体(包括刘凤钢),多年来我们都是在一起聚会的,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教会,只有为了更好地传福音,我们才分开聚会。而且刘凤钢牧师是曾被正式按立的牧师,聚会时可以身穿牧师的衣服。有了身穿牧师衣服的牧师来带领聚会,比利时电视台特别高兴,说一定这样,太感谢了。

于是,我们两个团契(教会)正式决定在一起临时聚会一次。为此,我们这个教会(圣爱团契)通过短信分别通知了我们的主内肢体,星期天不来徐永海家(我家)了,我们都到三眼井梁景禄家去,我们两个教会这次要在一起聚会了。为了怕平时偶尔来徐永海家(我家)聚会的人扑空,短信也发给了他们,当然同时希望他们也能来参加这次聚会。

没有想到,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这次聚会,本来是为了向世界来显示(通过比利时电视台的报道),中国有一定宗教信仰自由;而成了,我们家庭教会聚会的被警察阻止,来向世界显示(我们自然要告诉比利时电视台我们出的事情,让人家别来了),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离世界公认的宗教信仰自由还有很长的距离。

我们的聚会被警察阻止了,我们的刘凤钢弟兄、梁景禄弟兄、王玲姊妹等还在派出所里,我们的高洪明弟兄、胡石根弟兄、杨靖弟兄、徐永海弟兄等还被软禁在家中,白东平、王学勤、叶国强等主内弟兄姊妹在各自回家的路上在担心被警察带走。望主内肢体们为此祷告,望朋友们给予关注。多谢!!!

2011130日星期日15

刚才在派出所里,警察对抓到派出所的王玲姊妹说,徐永海他们今天的聚会,事情很严重。

说我们的事情很严重,也就是说,我们不仅有罪,而且还是很严重的罪。可是我们有什么罪,难道说我们信仰耶稣有罪吗?难道说我们进行基督教家庭教会有罪吗?说我们的事情很严重,看来我们有可能在"严重"之中,在这里我们请求主内肢体为我们祈祷,请求朋友们给予关注。为此写了这封求助信。

一、今天一些基督徒被抓被软禁

这是因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而被警察抓到景山派出所的近60岁的王玲姊妹所发来的短信:"一会儿等接(即当地派出所接她回家),又是太阳宫(派出所),可又不来。(刘)凤钢还在,在里面。我在大厅。这又一整天,听见凤钢在要吃饭,景山派(出所)65246271""我坐在大厅,心里难受,身上颤抖,不知太阳宫(派出所)何时来,谁来,来了会发生什么?救救我。"

今天,因为主日敬拜、主日聚会,我们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刘凤钢弟兄、王玲姊妹、梁景禄弟兄被警察带上警车抓到了派出所。高洪明弟兄、杨靖弟兄、徐永海弟兄、胡石根弟兄,还有査建国、何德普等被软禁在家中不能出门。还有一些主内肢体如朱瑞、王学勤、白东平、叶国强等来到了家庭教会聚会点所在地(梁景禄的家),看到有不少警察、警车,而没有能进入到家庭教会聚会点,而被迫离开。

以前我们的基督教聚会一直在我家。但是,因要过春节了,一些主内肢体计划去外地探亲,一些主内肢体因周日的休息转给了春节而要上班,我们的教会本来人就不多,这样来教会的人就更少了。比利时电视台对我说好了,要来我们教会采访,为此我们聚会的人数不能太少,为此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和刘凤钢牧师所带领的教会(主爱团契)决定都到梁景禄家,我们在一起聚会,这样人多些。可是没有想到,为此我们被抓被软禁。

 

二、一些基督徒和朋友被抓被软禁的过程

今天一早,高洪明给我发来短信说"我这已上岗,去不了了"。高洪明看来被警察软禁在家里了,不能去梁景禄家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了。我应当也是如此吧,于是我拿上10本圣经和一个十字架(为了今天的聚会上用)下了楼,走出院门,我走进入了(为我盖了5年的)监视房里。果然这里除了平时都有的联防(协警)外,还有一个德外派出所的警察。警察对我说:"没有办法,今天你不能出门,必须在家。"

看来,我也被软禁了,不能去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了。我走出了监视房,进了楼道。不对,我不能这么回家。今天是主日,是我们专门拿出来为主传福音的日子,虽然不能聚会了,但是我也要为主传福音。我又回到了监视房,对警察和联防(协警)们说:"你们都有《圣经》吗?"他们都说没有,于是我拿出三本《圣经》分别给了这一个警察、二个联防(协警),并对他们说"耶稣爱你"

回到家中,通过电话我陆续得知,胡石根、杨靖、何德普分别被软禁在家中。王玲、刘凤钢、梁景禄都被警察带上警车被抓到了派出所。王学勤、叶国强、白东平等,因梁景禄家这里有不少警察和警车,他们不得不离开了。到了中午还接到朱瑞的电话,她说她来晚了,在这里转悠很长时间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呀。中午还接到查建国的电话,警察昨天就找他了,说不能再去参加徐永海的教会了,并且今天他也被软禁在家中。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xuyonghai@yahoo.com.cn

 

附:

一些被软禁、被抓及被迫离开教会的基督徒的电话,

徐永海:82082198

高洪明;13522267658

胡石根:13681546847

靖:86955745

何德普:15101084969

梁景禄:86189848

刘凤钢:18600024251

玲:15201472645

王学勤:13683388076

叶国强:81627012

白东平:13611155064